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月下繁樱自妖妍

[陆尧&唐晏]

 

为加强与中原文化的交流,以及想暗搓搓的化解与唐门的深仇渊恨,陆大佬深思熟虑决定组织一次明唐友好交流大会,欲派遣数名明教弟子去唐家堡观摹学习,想让唐炮炮们知晓一下我们陆喵喵们的可亲之处。

唐大佬接了这封鹰隼传书,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首先,提笔划了俩道抹去俩个大字,更正为‘唐明’友好交流大会。回信大意曰,“管吃管住,不管水土不服,不管来回路费,也不管擦炮走火。”

无视涂抹痕迹,陆大佬瞅眼内容,微微一笑,大腿一拍,妥了。

水土不服?这浩荡沙海都服我明教男儿,区区中原唐家堡。拍拍胸脯。

来回路费?世人常说西湖藏剑人傻钱多,熟知我们不缺金。亮亮配饰。

擦炮走火?区区唐炮压不住你就嫁了吧,礼品不少要,嫁妆也不少给。

陆大佬没想到的是,制得住烈日炎炎,克不住唐门辣子堆。西域水源多来自冰川融化成的河,蜀中水源则是临近奔腾不息的长江。大约就是,十只猫儿八只上吐下泻卧倒床榻宛如林黛玉现世。

只见听取汇报的陆大佬长袖一挥。丑拒。

本来是定于数名莘莘学子到来而准备的晚间宴席,也在唐大佬的冷笑中换置到了后几日再定。实习十日,三日能爬起来就不易。

“耍朋友吗?”

突闻身侧一声响,唐晏刚搁了千机变成了连弩的样目标都没选定差点对着出声的那人一个手滑就是突突突。

“瞎讲个啥子!”

那人是个今日刚来的明教弟子,黑白红的三色衣似乎是他们门派的标志,胸前半裸的封扣还能隐约看见印在肌肤上那如焰火般的赤色纹样。好像也是水土不服的众多之一,所以长老们派遣他来照看一下,免得惨死唐门又加深俩派仇恨。

不好意思跟人坦白窝在一边戳机关入了迷,不小心把药煎过了火,半碗汤汁半碗药渣,看眼苦大仇深的猫唐晏故作高人的淡定一脸。“中原药材熬制方法千秋各异,这是我唐门秘制煎法,对身体大补。”

虽然不堪入眼但是药性还是留了个七七八八。看着几乎咳成废猫猫的人,唐晏还是好心的给人递了杯甜水。“我们的药汁讲究的是小口嘬饮,你这样一口闷下去肯定会呛到。”

陆尧咳到生理性盐水溢湿了整个猫眼晶亮亮的,狐疑到半信不疑瞅瞅药碗还能瞥见倒不净的最后一口渣,又接着水舔了口。简直要高呼,明尊万岁。甜的。小口小口的嘬起来。

看人一副小奶猫刚出生的吃奶样子,唐晏一时觉得平日隐藏在身体里的歪歪性子都要给勾出来了。唐晏这人,天大地大机关最大。而后隐藏的最大似乎就在于,整人的趣味性。

“师兄生辰,平日教导无以回报,送你个小玩意儿权当解闷。”然后他师兄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解开密码盒子欣喜打开时就突然弹出来一红色拳状物直朝面门来一发那种。事后?好汉莫提当年勇,不提不提。

总之人才来第一天,得忍忍不是。看人气色好转唐晏就扔了人去打木桩了。也就有了后来那幕,吓得唐晏小心脏扑腾扑腾的。

“你说啥??”

浅棕的猫瞳眨俩下似乎沾了些委屈,这是路上来时偶遇个五毒弟子教他的,说这样便于增进俩派友谊。这个给他熬药还给他甜水吃的唐炮炮似乎是个好炮炮,所以陆尧想跟他耍朋友。那麽问题来了,为什麽炮炮听见反应会这麽大。

“我想跟你耍朋友,别人教给我,这样可以让友谊俩派。”

听着人又重复一遍的唐晏怀疑刚才给这猫喝了假药脑子也坏掉了。“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是“让俩派友谊”,不是“让友谊两派”。嗳好像也不对,你那话就是错的。”缕不出个头绪唐晏觉得这话整个都是错的。

“那你跟我耍朋友吗?”

一语正中靶心,反正拐来拐去都是绕回这个话题。唐晏一时无语凝噎,收了弩折回千机匣内,再次仔细打量了眼前的人。西域人本就轮廓较中原偏深,脸如雕刻般地五官分明,却又给一双浅褐的瞳暖成水化在了一起显得棱角不分的错觉。偏是剑眉星目,又多了一分江湖儿女的侠气。

总之,是个美人。就算脑子有坑。

“好啊,那你以后就是我堂客了。”

陆尧虽是不知晓‘堂客’是哪种称呼,不应该是兄弟之类的?只觉得那人遮着一半的容颜,却也笑得那样好看,连连点头称好。

 

那就做点耍朋友该做的事吧。

 

恢复了精力的几只猫参加了唐大佬主持的交流晚宴。唐晏瞅着这个死扒着床板子不撒手死活不去的人犯了愁,威逼利诱不好使,明尊搬出来都不好使。

原因,大抵是自己带他遛弯时,不小心让他窥见厨房正在搬运的食材里有近乎一半的红艳艳。酒都要吃甜的那种的陆尧拒绝去宴会。

会死的!会变成死猫猫的!

最后一丢的暮色完全湮没,随之即来的是在天际绽放的五彩烟花。斑斑驳驳影影绰绰给菱形的窗棱子割碎撒了俩人一身。

“起来,带你去食好的,我们不去宴会。”

反正都开始了,那就一起翘吧,毕竟唐晏也不喜欢这种死板的活动,能拖一个替死鬼,啊不,是说要照顾病人,是个绝赞的理由不是吗。

把脸埋了整个被子的陆猫猫小心翼翼的扭头看眼人,寻思着这人说话的可信性。应该不是框自己的吧,不,要相信这个好炮炮。陆尧点点头,起身理顺了衣服的褶子乖巧地给人拎着小手出了门。

“今天入夜了,带你去唐家集,赶明早些我们去广都镇。”

都是陌生的地名,但是陆尧觉得唐晏的声就跟甜水儿似的,一级棒的好听。不懂也不打紧,他爱听。所以唐晏说啥都能得他反应极快的嗯嗯嗯。

辣味小吃居多,但还是能吃到少许正常的卤味,更有吃到川蜀甜食叶儿粑,陆尧觉得整颗猫心都要的飞上天了。

唐晏看人吃得这般开心也觉得心下欢喜不少,摘了个狸花猫的面具给人斜戴了头侧,嗔笑道:“像个馋猫。”

唐晏也是一手拿了串烤的吃食的,陆尧闻人言语目光移开了手上的甜点看向了人,笑得像个无害的大猫子。然后抬手拇指给人唇畔一抹,随即抵上自己口伸舌一舔。“阿晏的这酱汁也好辣啊。”

???

唐晏只想把手里的这烤物塞进这猫嘴里,辣到他舌头变成猪耳般厚实那种。可看人笑得一脸人畜无害,只能转手塞进自己口中,恶狠狠的嚼了几下。光天化日之下,这傻猫却弦了吧,辣就别吃啊?

越想越气不过的唐晏索性带了人骗吃了数种看起来无异却入口极辣的小吃。呛得陆尧泪水连连摇头不止吐着舌跟他哭诉不要了。

差不多也是饱了的俩人,由唐晏带路,也没借马匹,机械翼一展轻功去了问道坡。好吧并不排除想见识一下明教的轻功。轻侧首目光后移瞥见那人足间一点,像一道金色的线划破夜幕,速度之快丝毫不逊于他。不禁慨叹,金虹击殿的轻功果然名不虚传。

若捧月华如胧,若拾芬芳其中。莹莹月色,点缀繁花自妖妍。

夜风袭过,卷着花香碎瓣。景,是极美的。就是俩大老爷们..。成吧,买他的花灯就是好的。小贩收了碎银脸都笑成花。就知道这地儿不缺有钱人。

粉色的花灯冉冉升空,和这花雨倒是相辉相应。其实就是想和陆尧下下吃撑的肚皮,没想别的。就算现在想起是约会圣地也晚了不是。

“唐晏。”

就在唐晏和人漫步一边想着扯些啥话题缓解一下俩人的尴尬,突闻唤自己名顿了脚步应了一声。环视四周,哪还有他人,就他一个形影单只。

“陆尧?”

唤了声没得回应,唐晏嘴角勾抹讥笑。听闻明教有种藏匿身形的功夫,巧了,唐门也有。

想了便瞬间浮光掠影。只是未曾想到突然眼前金光扎眼一阵大力扯得自己显了身形直直撞上个硬邦邦的胸,一句‘妈卖批’想脱口而出却给人堵回了嘴里。

唐晏觉得几乎是有些腿软的依了人胸膛大口喘着气,轻抬眼对上得依旧是那对儿笑得柔和,柔到温婉的褐色猫瞳。不觉眸子微眯,脑海里的第一回路是,西域人吻技都这好?

不对。

“陆尧。”

“嗳。”

“耍朋友是什麽意思?”

“..喵?”

 

 


这是个尾巴

半夜码字,可能有错。题目取自洛神赋.mp3

有些短。不过4.1也超时了嘿嘿嘿[ntm

甜一口。再也不想写BE顺带,应该没后续吧,说不准

最后补一句。你觉得喵真呆卡萌还是装的?到底誰给誰下套。

评论(2)
热度(12)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