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诞辰

今日是那人诞辰,虽不同往日,厨艺熟稔节节高。纵是如此,也是起了早逛着菜场只为取得最新鲜的食材。月未西沉时出门踏着日升一节归来,忙至近晌午饭菜飘香整个院甚至溢出到了门外引了数些野猫小娃。不过今日没这些闲心,忍不住的嘴角轻扬,装好的食盒,是比平日更轻快的步伐。

 

最先是俩人的相遇,他最初嘲讽那袭蓝衣的人抛开了武器便是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出门在外,见个姑娘羞红脸,见个生人羞红脸,见个娃娃还羞红脸???唐门的独当一面原来是遮羞的,是不是唐门杀手都这样啊,大姐...我是说大兄弟。而且那人明明是蜀川唐门却口味清淡食辣程度甚至比他还浅,一桌饭菜独他面前配一杯水,所有人食的热火朝天,就他苦大仇深瞅着红辣子的油,夹一筷在水中一烫,方才送入口中咀嚼,却还是辣的直吐舌。

 

再往后俩人的相识,他开始赏识那身劲装的人单持一枚化血镖便能闯出数层包围。不过是俩人目标同一人,任务品却各异。记不清誰引的追兵,当即暗沉弥散隐了身形,既没出手相助,也没落井下石,只是猫在一边看戏。最后的一血封喉,准备起身离开却听闻一句低语“瓜娃子”些许的怒斥糅杂着一丝的疲累尾音却拐着调好听的紧。回眸一望,那血里的人杵了原地甩俩下弩的身形也,好看的紧。眯起的瞳孔,却忍不住心底的某根弦,像被小猫爪子挠了似的,突然痒的很。

 

再往后俩人的相知。他最终沉溺在那双湛蓝的眼苍穹一样的广域汪洋一样的深邃。像尾池塘的游鱼,却忍不住渴望辽阔的海。同是杀手本是离多聚少,不出任务又是俩人同时休假的情况更是少之又少。离着蜀中近的任务总是忍不住偷绕路进了唐家堡抱着半分期待寻着那人,多数时是不在的,极少数时找到的地点就那么寥寥数几。木桩前,机关旁。除去打木桩和机关偃术,其余简直入不了那人的眼。有些气结就不能想想他吗。可转眼又是溢出的痴恋,恨不得刻了人的身形印在瞳孔里。一分一秒都弥足珍贵,他没那么大度去挥霍着莫须有的赌气。

 

再往后俩人的相恋。他亲吻着他拥抱着他深埋入他的体内抵达的是俩个人的天堂。纵使害羞也掩不住这人天之骄子的光芒,反倒是添了床笫间的情趣。瞅着那人儿剥了自己的衣,一手掐捏着胸前的缨红,另手主动自己做着扩张,食指中指并用在那翕张的穴内进进出出,连带而出外翻的糜肉和渍渍的声响。只觉得口干舌燥,而自己的物什在那人的口中又胀了几圈。明明羞的像一只红透了的虾子,却是这般撩人。一如既往的紧致让深入的一刻险些被绞了货,这般舒适,简直不知是誰要把誰拆吃入腹。时隔的长只让俩具食髓知味的身躯积蓄的快感再升一个深度,一同释放得到的欢愉不过是想再要一次的轮回。

 

再往后俩人的别离。这或许便是他从未对人谈吐明确爱意明尊给的惩罚也说不定。蜀川往南是云滇,云滇有教为五仙,五仙多虫蛊更甚,一蛊入身药石惘然。他甚至都不知晓这人是何时给他下的蛊,又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么个鬼东西。生死蛊。那依旧好听的声线却带着骗鬼的笑腔:“瓜兮兮的...别哭了呐...我绑了..你这么久..也是时候,咳...还猫儿自由了...”漂亮的眼多了夕阳的红,口,耳,鼻,也同样是泣血的颜色。抱得再紧未把暖意传给怀中人反是沾染了一身寒冰,攥紧的手传入的内功亦是同样的石沉大海未有半丝回应。

 

情之所依,心之所系。代君受命,予君平安。

 

清明时节雨纷纷,拎着食盒止于碑前托盘依次摆出。絮叨叨地说着路上所闻人事,念着唐家堡月清,念着大漠的月明,念着,

“我想你了,唐。我想抱抱你...”

 

后闻市间语,深山林间似有妖物,其色近白,高于常人身形,嗓声似夜猫嘶哑嚎叫。踏青良日小雨润如酥,其音响彻,闻者生悲。

评论
热度(7)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