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上贼船吗?——丐毒(伪)

      人都说,苗疆的人,看着滥情的模样,却是痴情的很。

      初涉情事的人都一样,没誰是生来的调情高手,只是有人天生会说甜言蜜语的情话,只是有人天生就骨子里带着妖,更多的人,则是天生带着单纯。

      自家情人最近脾气闹的越发厉害,她年纪小些,他不想跟她计较。而只是最近切磋认识的一个纯阳萝莉,明明只是个小丫头小矮子,只是聊聊天说说话就要不开心的闹一闹。

      比起和她归隐山林采茶种田的日子,他还是更喜欢在中原的江湖浪出其他的滋味。无伤大雅的干架切磋是男人的浪漫,或许该听那个丫头的分了。

     中原的一句俗语,‘道不同不相为谋’,不是吗。

     然而这样缘由不白的分手,他觉得是有点儿渣的行为。就一直拖下了,又正巧和帮会亲友闹了矛盾也干脆不想回去,细细碎碎的小事一齐压了过来,他觉得胸口有点儿噎。

     咩萝抬头瞅着人愁眉苦脸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自找的,平日一举一动还是风情万种的毒哥模样,一提他情人就是苦大仇深的变脸,忍不住或者是没想忍,毫没形象的哈哈大笑。

     好吧她得承认,她不懂男人的想法,更不懂苗疆男人的想法。

     既然没爱,又没相同的志向,何必为了区区面子让自己这样遭罪。人活一遭不容易,苦事太多还给自己添麻烦,嗯也是醉。拍拍土起身挺胸补了个忘我接了个吐纳,乐呵呵的又追着盾矮子插旗去了。

   “这位毒哥哥,你愿意给尹檬做情缘吗?”

     衣摆被拽了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服饰…是丐帮的弟子吧?和咩萝差不多高的样子,声音要软的多。

     还记得,当初情人就是这样的问法,那时涉世未深,还不懂情缘的含义,只以为是一起愉快玩耍而已。又忆起来往事,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神色也不自觉凝重了些多。

   “不愿意吗?也是因为尹檬的眼睛瞎掉了吗…”

     稍微走神的停顿让女孩误以为是不愿意的搭理,声音都带了哭腔。这才注意到被刘海遮住的单眼隐隐露出的白色绷带。让女士伤心不是绅士的作风。

   “啊,并不是,抱歉是我突然想起了往事。”喂了女孩子糖葫芦,低下身子摸了摸人的头,“哥哥我事情太多,等我几天一一处理好再给你答复好吗?”

     看着女孩儿开心离开的身影,毒哥其实并未将这事放在心上。在中原生活了一段日子,这边人的心机比起苗疆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或许只是女孩子的一时无聊。

     一拖再拖,拖到他的性子都耐磨尽了。

     怎样都好了。

     帮派直接不回物什也索性不要直接入了新帮。和情人也终究是不欢而散,和平分手还真是,挺难的。

     心里堵不想喝闷酒而拽了咩萝,然而店家的职业操守拒绝给矮子酒喝,结果还是在一个人喝闷酒。从下午到晚上到店家想打烊。

     咩萝是个能熬夜的矮子,他很想关心的说一句,熬夜会长不高。喝的有点儿多,意识有点儿迷,他并不知道自己说没说这句话,虽然他很想。

     店家好像是个丐哥?免费赠了可以小孩子喝的甜酒,咩萝抱着脸大的碗小口的啜,也是喝了今晚的第三碗了。而酒度却是不高,只是普通的有点儿热,精神却好的很。

     她跟店家商量,让烂醉如泥的毒哥就这样在店里趴一晚,毒哥会醒后结账的。虽然事实上是是她想再要一碗甜酒。

     结果演变成醉咩追着丐哥不停插旗插旗和插旗。

     甜酒好喝却不能过三碗的,刻意压了酒度碗数过三后酒的后劲便强的过头。那个纯阳的丫头称他没注意偷酒了,听着两仪划过地面的声音啪的一声总觉得报废了一个桌子。

     ..。话不多说,加钱吧。

     而且桌椅无罪,绕了吧。再打下去引来了军爷,一纸违逆宵禁令他这小店还怎么开。亢龙拍过去直接打晕了醉羊,扔了自家矮子的屋子。

     挨个桌子摸过去,直摸到了温热的肉体,倒是下意识的一缩。

     传言苗疆衣着暴露,大概是真的了。方才摸的人,总觉得哪里都是裸着,他实在不知该从哪里下手把人扶起来,只能打横抱了。

     是不是有点像非礼?

     不过,比想象中,要轻。

     不知道苗疆的人是吃什么长大的。

     “哥你怎么扔了个只会插旗的咩矮子给我QAQ”直接破门而入的丐萝一脸冤屈,“诶——你居然破屋藏娇。”

     丐萝睡的早,醒来后就是看见一只眼睛冒着光,感觉都有尾巴在摇的咩萝对着她,简直要口水流下来的样子。

   “插旗吧!”

     她还没长大,门派武功还没修全,插什么插(╯‵□′)╯︵┻━┻ 虽然不是亲哥,但也不要随便拾起什么就塞进她屋啊,什么狗啊鸡啊,现在还来只羊。

     推门进来看见的是挂在哥身上的那个妖娆的小身姿,虽然第一反应是诶哥也终于喝酒玩鸟泡女人了吗。

     然而体型不太像。

     咩萝追了过来,看了一屋子怪异的三人,挨个上下打量了后,终究是出声,

   “插旗吗x”

——————————————————————被关在楼下看店的纯阳矮子

     稍稍清醒了些的时候,还是觉得一个头俩个大,中原的酒和苗疆的不太一样,后劲好大,头好痛。觉得天地还在微微转动的毒哥倒是听见了个稍熟悉的童声。

   “毒哥哥,你要给尹檬做情缘了吗?”

     还未搞清是身处哪里,倒是不由感叹这只丐帮小萝莉的执着。何况现在自己也算一身轻,小萝莉养成自己的新情缘倒也不失可行之举。

   “好啊。”

     勾了唇角回了个微笑,姑且算是回归了正常神态稍带媚色的毒哥,下一秒听到的是小萝莉欢呼雀跃的声音。

   “太好了呢,尹檬哥哥也有人要了!”

     诶..?

 

 

———————————————————————————————

后记:

OJL果然我只喜欢写‘婚后’,不擅长写‘相遇’。

虽然是个适合当角色写的毒哥,然而我还没有找到相匹配的人,写的大概是有些牵强。

擅自用了微博看到的一条条漫的梗,其实也记不清条漫的俩个主角是哪俩个门派了,更不用说作者OJL。侵改抱歉,不太想删,因为是给人做生贺的。

以及丐帮的ID及原型稍微用了下帮主的…OJL绝对不会让本人知道的。【跪着写完x

以上。

评论
热度(1)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