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花吐病——陆白炎和唐孤鸿的二三事(姑且算作生贺x

 

‘啪‘

“你才是那个没心没肺的瓜娃子,这甜甜蜜蜜会哄人的小舌根儿烂没影才好!”婀娜的身姿只留下个越来越远的倩影。

莫名挨了一巴掌还有点儿懵,总之还是下意识的扭头瞅了身侧的人。抱着喵哥大腿的秀萝,头顶的文字泡还将将消散的样子。

‘白炎爹爹和孤鸿娘亲对我最好了‘

秀萝觉得视线有点儿犀利默默的往喵哥身后缩了缩,企图用大身影完全挡住自己。“是大师父喂了我糖葫芦x”,试图辩解的声音。

喵哥扭扭头看看天,远视了一下,风和日丽,天气不错。

玖烬拎着熟食回来便是看见千机匣一甩二段后连跳接着一发裂石弩一气呵成不管周围有人没人。

不想吐槽裂石弩打不死人啊这只炮哥——

只是一段日常的插曲,最初师徒四人都没太在意过的,普通的日常插曲。

是一次晚上的任务,刺杀一个富豪。唐孤鸿扮了侍女的样子混了进去,测试一下新研制的毒药效果是他接了这次任务的主要原因。

跟着依次进了屋门端盘上菜,及其熟悉的气息一掠而过。自家喵这么无聊跟过来了?然而下一刻就是侍女摔盘子大声惨叫连绵不断。看着自己的‘试验品‘就那样脑袋一歪再没了生气,唐孤鸿也配合的脸色一青的摔了盘子。

“喂,喂—,孤鸿?“家炮火气大的有点不对头,出了门赶紧追人的陆白炎连个衣角都没摸到就看着驾着机关翼远飞的影。自天空飘下的,花?要变成嫦娥奔月了吗,捻着深蓝色的小花,想着和家炮颜色还挺像。转而叹口气,又不知要冷战多久,好像有点,奇怪?

“诶诶诶大师父又和师父吵架了吗,诶师父你去哪里啊等等我“一个蝶弄足追出门外,轻功追了上去。而事实证明,七秀的轻功追不上唐门,迷路在荒郊野外的秀萝差点哭出来x

“哇师父你在哪里啊啊啊——“乱跑却引来了一群狼追,闪着绿光流着口水的狼,住口啊啊啊她不是羊啊-虽然可以奶自己不被咬死但是很疼啊,给点时间切换个内功好不好,被野狼咬死太羞耻了简直。

数道莹莹亮的蓝光划着曲线解决了追击的狼群,秀萝泪眼汪汪就差抱大腿哭了,“师父——“

跟着唐孤鸿一路南下像是回唐家堡的样子,又好像不是,跟了也有数天,“师父为什麽不说话?“无论是问和陆白炎间发生了啥,还是路上看见什么漂亮的妹子,甚至去找客栈住店或者点菜,开口的只有她。

“自己误吃了自己的毒药变成了哑巴了吗..痛“捂了被敲的头秀萝撇撇嘴,抬头看了人,视线却集中到了洋洋洒洒的花瓣上,”诶..?“想伸手去摸摸看,难不成幻觉?又被拍了手。

明显比刚才还重的力道,秀萝嘴撇的更厉害,炮哥眉毛挑挑表示视而不见,亲自拾起了散落的花瓣用纸包好。

赶路时也有碰见的熟识的几个较不错的大夫,接触了花瓣的无一例外的和他一样的症状,虽然大都第二天恢复了正常,万一不恢复,岂不是害人了。

“只是会吐出花,没其他症状“拍了拍秀萝的脑袋,示意她不用担心,却看见徒弟一脸神游不知道想去了哪里。

“…会不会是前些日子碰见的那个五毒的姐姐,就是扇了师父你一巴掌的那个漂亮姐姐。“记得当时确实是那个姐姐有诅咒师父烂舌根之类的,她还好奇来着,问啥一定要烂舌根。

“子雪?慕清?阿敛?止水?玖毒?“

看见自家师父稍有犹豫后,一连串写出几个名字后,夜烬一拉长了脸想要掀桌子了。

敢情当时谁打的你都不造啊(╯‵□′)╯︵┻━┻

晚饭后唐孤鸿又叮嘱了徒弟不要让陆白炎知道这事儿,秀萝立即一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样子。

“了解❤“

收到回信是大半夜,揉着眼睛努力睁开。怎么回信这样快,拍拍鸟的头取了小纸条,‘妹(ˉ▽ ̄~) 师父好像和二师父的症状一样怎么办,啊我们现在在往你们那边赶‘

吓的秀萝唰的来了精神,诶其实听到师父会吐花的毛病后比起想起其他,她首先想到的是怎样通知给姐,而后第一自由时间就行动了。

她没通知给大师父没通知给大师父没通知给大师父,默念了三遍加了加勇气,换好衣服去隔壁敲门了x

第二日

窗外的小摊的吆喝声都像极了催眠的曲子,秀萝觉得脑袋沉沉的,头也是一点一点,喵姐搂了自家妹,其实也挺佩服妹的,你看那俩人跟斗鸡一样要炸了起来,妹还能搂着自家睡的安稳。

归根结底喵哥嫌家炮又吃错了研究的药惹了自己一身病还跑跑跑,炮哥嫌家喵当日若不是惹了那五毒妹子自己不会中蛊一个大男人摸什么花花花结果自己中招还追追追。

抱了妹缩床里角,用被子围了个严实,喵姐看着两只,再看看满屋子飞的花瓣,嗯,也没有吵架的声音,其实挺浪漫的。闲心满满的想到了别处。

直到俩人拆了房子,炸出一堆花,喵姐才摸了摸钱袋子,将心思转移到够不够用还账上。

陆白炎!

看着轻功的人突然停在了高空而后直直的向下坠,紧张的想要大喊却脱口而吐出的一堆各样的花。看那像下坠的人还毫不介意的张开了手臂朝自己笑的样子,唐孤鸿忍了一瞬间想揍人的冲动,也是无奈。

终是松了抓机关翼的手。

“有人跳湖殉情啦!“

“还双双跳湖,赌门派职业五文钱!“

“我压策藏!“

“逗!你看着天策轻功能从那么高掉下来?!“

……

花吐病,因为单恋之苦所以吐出花朵的奇怪的病,除去吐花之外没有其他的症状。注意接触花瓣会传染,没有根本的治疗方法,但若两情相悦便会自然而然痊愈。

或许搁在单恋无果的人身上是痛苦的疾病,但搁在自家师父x2身上那便是相当的日西的病了。得个病都日西,不让单身狗活简直。

秀萝窝在自家姐怀里,瞄了眼怀外,那个病是从一只咩萝那里听来的,或许当初的毒姐只是想恶作剧也说不定,巴掌虽响但应该是不痛的,不然大师父就该提着刀追上去砍人了。

突然想起了,夕阳西下,海边沙滩上,‘来追我呀‘,一前一后的身影。

打了个恶寒禁止了脑补,啊,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被闪瞎眼。

 

 

注:改动了喂糖葫芦给萝莉正太后的喊话内容。

       苗疆花吐病蛊虫还是苗族女子的咒术言灵巴拉巴拉为剧情捏造。

 

评论(1)
热度(9)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