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天竺糖果——陆白炎和唐孤鸿二三事(迟来的情人节·贺)

前废:诶其实我还想拖[gun

           诶其实我想先写LPMM来着。

           诶其实我只是脑洞大塞住了所以话少,联系人啥的,呵呵(ーー゛)

           虽然是俩个目的,但总归是同一天联系上的,

           简短的几句话完全不相关的内容看我脑洞大到怎样给你搓到一起^p^

注:身体不适大概短。毕竟西方的节日衔接大概有问题。

以上。



  一趟任务顺路去了万花谷一趟求了点儿草药,玖烬看见许多人围在落星湖放花灯。

  “裴大大那群人?”叫大夫觉得生疏叫师兄哥啥的觉得太亲近,虽然师祖也是谷里的人,按辈分那叫叔伯爷...不,不不不。玖烬和夜烬一坚定的叫着自创的‘裴大大’。

  “听闻是西方的节日,情人的节日。”顿了顿,裴大大摇了摇头,“可惜了湖,打扫起来麻烦。玖,你的药。”

  闭了‘注孤生’的口,喵妹子又扭头看了眼湖,总觉得能看见自家二师父和又是不认识的妹子的身影,以及师父大概是玩去了又或者赚外快养家。

  “没写其他的吗,表达情爱之类的,花灯美归美,我也觉得可惜了这湖。”哦真的看见自家二师父了还有果然不认识的妹子,烧了吧花灯!接了药寻思着哪个角度偷砸了那花灯又可以溜得快。

  “倒是还有听闻..甜食?大概是甜食了,互相赠送的法子也是表示爱意。不懂那些西方的思想。两碗煎八分,三次。”后面的叮嘱比起前面的废话是言简意赅。

  当个温柔的裴大大能嫁出去啊这么冷怎麽钓妹子。“多劳费心!”作揖道了谢刷的往方才瞅准的花灯砸了石子过去,动静也没听一个大轻功就溜了。

  想着甜食总不能直接给师父俩人一人一个甜烧饼,还大概被当做有病。记得当年,当年,当年为了自家猫宠,上刀山下火海的时候好像买过一种甜食,还蛮漂亮。用那个大概不错,

  好像叫,天竺糖果?

  虽然没养自己,但还是相当喜欢自家俩师父,表谢意也未尝不可嘛。秀了猫熊猫和桃花的三只锦囊袋子装着鼓囊囊的糖果也就这样直接送了师父俩和妹一人。

  看着妹吃的开心,小九九其实是另外打算的。毕竟俩人也经常放在一起的物什,互相岔着吃吃糖果应该也不在意,某种意义上也算互相赠送,爱的糖果?

  哦如果二师父把糖果偷送了他那群妹子,们,我保证隐身背刺接着缴械,再随后一个幻光步大轻功溜走。同时也打算着这样的小小九。

  没想过的是问题出在师父这边,像个野男人似的天天往外跑,哦本性应该就是野的?一天晌午回来特意找了她很郑重的说,

  “傻徒弟你糖果化了,师父也吃不了,对不起你啊”

  a,a,A——!喵妹子只觉得此刻很想掀桌子,虽然桌子上还有刚喝药的碗,然后再抽刀准备弑师!

  强了下压制情绪,看了看自家师父一身行头...。明智堆着笑脸咬了咬牙,“师父你是随身带着糖果在太阳底下暴晒了吗哪里的太阳啊真是还能强过咱大漠毒吗”

  “不能”

  “...”

  这种爽快,自家师父其实是个笨蛋吧这样的猜想,方才还想吐槽,那样装作逗小孩子的语气。玖烬真的很不想承认这叫可爱,分明是个笨蛋。

  虽然事隔不久,俩人又双双挂彩的时候,进屋收碗的时看见那熊猫的锦囊袋子半敞着,下意识又瞅了俩人,轻微‘喀拉’声和同样的有些微鼓的腮。

  竟然分吃一袋x还是药后吃糖的孩子样x有点儿闪眼。“有本事只吃一颗啊x”准备关门时嘟嘟囔也是故意让俩人听见的耳语声。

  唰的蹲了身子将碗搁地上拔着门框戳个小洞准备偷窥,风声不对才是再次低了脑袋。“谋杀亲徒弟!”

  没回应就是好回应,玖烬决定拖着妹一起去看房顶x

评论
热度(2)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