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追()风的温馨三十题——陆白炎和唐孤鸿(现代paro)

直接百度的,原来出处是微博吗:D拿来用了!( 

最初是看到两位[太(先)太(森)]=大大的LPMM

一糖一虐看的心痒x 

准备陆唐和LPMM各来一发算是2.14的懒人贺礼x 

—— 

1、一杯可乐两只吸管    

       两个徒弟想吃儿童套餐,点了餐就扯着自家情人分桌坐了。虽然一个才12岁但另一个都超了21岁的奔三老女人点什麽儿童套餐,同桌坐简直拉低智商。

       陆白炎这样想了也这样做了,徒弟乐呵呵的没什麽表示,只是递过来超大杯的可乐。“我和小一一杯就好:D这杯你俩喝吧,吸管√”

        一根吸管...或者说两根吸管上部交汇成心形的样子底下汇成一根,明晃晃的插在大杯可乐上。儿童套餐会送这玩意儿?

       以及以为我不敢?想看师父笑话还是太嫩了。

       淡然的往前凑了身子直接了吸管喝了可乐还,玩着手机。这是陆白炎。

       更自然的凑过身子只瞄一眼吸管位置就又专注手机游戏同时喝着可乐。这是唐孤鸿。

       似乎哪里不太对又瞄一眼吸管的唐孤鸿。

       终于暂停了手机游戏第一反应扭头看徒弟位置的唐孤鸿。

       对于徒弟两人头上的包熟视无睹依旧淡然玩手游的陆白炎,“刚才的照片发给我。”

2、睡着的猫和他

     “我回来了。”关了门换了鞋屋内还是没动静,餐厅里桌子上饭菜的香气还闻的到,“?”如果徒弟来了是绝对不会这样安静,那就是自家恋人先回来了。

       惯性的想把外套扔在沙发才注意到沙发上还有个人,连人带猫一起蜷在沙发睡也不嫌挤,猫睡的香人也睡的熟。还真是两只猫。

       进了卧室抱了薄被给睡着的人盖上,想着那就把饭菜收起来过会儿再吃,还没起身便被拽了手,半躺半蹲的姿势也挤的猫不舒服,大概也是睡的舒服,还是没动地方就甩了下尾巴接着就睡了。

     “醒了就觅食吧,大猫?”

     “好。”陆白炎心情不错的咬了口‘食物’。

3、迟到五分钟

       一丁点儿的凉意,人惯性的往来源望去,天还是午后泛着的多云的白,雨丝刷的就从天空泼下来一样。

       哇早知就不约在露天广场见面了,连避雨的地方都没有。手机!手机,没电了=衰。一向准时的家伙居然迟到了这个混蛋,阿嚏——夏天的衣服真是秒秒钟湿透,凉意一下子渗进了身体。

     “孤鸿!”老远就看见广场就孤零零站了那麽一个人,抱臂颤抖的样子雨帘子都遮不住。冒雨跑向那久等的人,“抱歉,我迟到了。”

     “还好只是五分钟,再晚个五分钟这六月下冰雹趋势简直要冻死人你就等着收尸吧”

       听着人牙齿打颤的抱怨,陆白炎直接拽了人去了最近的宾馆,“一间房,请尽快。”

      “哦,419,请跟随服务员上楼。”前台小姐的标准服务型微笑:)

       眉毛一挑忽略419的含义,陆白炎揽紧怀里的人上了楼。

       进了房间开了空调示意人先脱了衣服去冲个热水澡,自己掏出手机一个电话,“徒弟,露天广场附近的乐天宾馆419,我和孤鸿两身衣服,尺寸不合身不给钱。”

       没等回音简洁明了的挂了,“孤,马上让你暖起来”稍稍提高了音量也没管是不是热水音盖了过去,脱了衣服闪进了浴室。

       之后干了个爽

4、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

       近来不稳定的气温,早晚冷中午热的交替,再加上那麽一丁点儿的流感病毒。唐孤鸿不辱使命的感冒了,持续有些低温没在意的样子终是发烧了√ 

     “我要给不能反抗的二师父脸上画一只王八^q^”

     “大师父会揍你的,师父的俊脸要画也是画乌龟^q^”   

       信不信一发追命箭一波带走你俩小兔崽子。软塌塌的躺在床上唐孤鸿,不正常的红晕加上一点儿杀伤力没有的眼神。

       轰走了两个傻徒弟,终于安静下来的房间,陆白炎端了杯温开水回卧室看看床上的人,搂着人喂了些水。

     “给你施一个生病快速治愈的小魔法”

       撩起床上那人额前的发轻柔的落下一个吻。

      “骗小鬼呢”带些病弱又有些笑意的嗓音,微热的手伸出被子握住了床边人,而后是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后来?啊:D魔法生效唐孤鸿的病很快好了,可是陆白炎又病了呢

5、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

     “我睡的床听我的,那条绿色的床单就不错!”

     “那床我也睡,还是蓝色的让人安静舒适些。”

     “那个...”

     “不!听我的!”

     “不,我做主。”

     “那个,两位先生...”导购员小姐觉得笑容要僵在脸上简直像粉一样要往下掉,不然一会儿去补补妆吧不禁这样想着。

       看两个人终于有停止吵,嗯,或者想冷战的样子插进一句话,“好像有您电话的样子..”一直铃声过小被两人吵架声,啊不谈话声盖过去,反正插不进话去就注意到了其他的小声音。

     “喂...啥?..知道了。”挂了电话收了手机装进内袋,唐孤鸿先是扭头对陆白炎说,“徒弟说她俩闲着没事儿给我们挑了床单明天到货。”

     “...”有点儿不是很好的预感,总之先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而后两个人跟导购员道了谢仍旧是无事人的模样离开了。

       闪亮亮的小粉嫩,大大的hollow Kitty猫,还有配套的枕套被套。

    “徒弟,上线,师父(为师)教你做人:)”

6、领带歪了  

    “6号用牙齿摘掉9号的领带:D如果9号没有领带请在坐的哪位借一下,6号请用牙齿:D”

       国王游戏啥的,早知道就不参加了。没有早知道,那就是个男人就上了,伸也一刀缩也一刀!哦哦哦希望是个妹子大胸平胸都...

       看见站起来的9号,唐孤鸿把‘妹子’二字沉回了心底埋起来,看着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有些心虚的移了移目光。

       周围是起哄的声音,陆白炎看着胸前的人费力用牙齿撕扯自己的领带,努力扮做凶狠的小兽撕扯肉食的模样。如果能遮起微微泛红的脸就好了呢,孤鸿。

       终究是舍不得欺负人,陆白炎松了口,“成了,我领带系的麻烦,孤鸿牙齿酸掉也不一定扯的开,我俩罚酒三杯继续下一轮吧”

       扯了半天也只是领带歪了的样子,众人又继续闹哄哄的下一轮。

     “姐戴墨镜干啥?”

     “师父那明显的‘我家人这姿态只能我一人看’的样子真是——太!炸!眼!了!太!——痛!” 

      直到抱着个脚闭嘴了的玖烬:x

7、 “我忘了拿浴巾”

       处于冷战中又不愿退一步回各家去冷静一下坚持在一个屋子别扭扭的小情侣之一——我怎么记得我明明拿浴巾进来了...唐孤鸿一遍又一遍的寻了浴室这巴掌大的小空间。

       算了,自己在洗澡那家伙该在屋外或者其他房间玩电脑,只是出去拿个浴巾的话...

       “咔啦”

       拉开滑动浴室门的声音。

       “啊..”单音节的词被卡成半音节,“..我忘了拿浴巾”姑且解释了下自己裸着的原因。

       看那人转身又出了房间,不自觉叹了口气,又忍不住懊恼起来。又没算吵架至于这样不理人嘛,干脆回自己那儿住得...

       “下次叫我。”没注意到人啥时候又折了回来,周身也是柔和的料子裹住的暖感。声音是直接了从耳边,“浴巾都洗了,还是说你准备果着奔阳台?哦对还有附赠的hollow Kitty的粉毛浴巾”

      “我还是决定回我自个儿那睡8888”

8、早安吻

      “二师父二师父你和师父也会来个早安吻晚安吻之类的吗:D”

      “大男生的干啥做那种婆婆妈妈的事。不会”

      “诶——不会吗/_\”异口同声的抱怨和拉长的脸。

      “...”

       沉默不语的男人推开了卧室的门径直走到窝在电脑面前打游戏的人背后,抱了头往怀里摁自己则凑上前直接亲了人的唇。

     “满足了?”

     “满足了——(*/ω\*)”依旧的异口同声。

       看了屏幕里躺地的自己的尸体,沉默不语的陆白炎反手抓了‘罪魁祸首’的那人的衣领拽到身前来了个法式长吻,“不就是早安吻。”

    “卧槽(大)师父这个人——”狗眼已瞎二人组落荒而逃。

9、永不忘的手机号码 

       在最初还流行着电话本改昵称加颜表的时候,借由小孩子喜欢摸个‘别人的’手机,夜烬一抄走,啊不拿走俩师父的手机开始乱摸。

       好奇俩人给对方的备注搜了整个电话本也没找到‘亲爱哒(☆´3`)’or‘达令(´ε`*)’之类的哇好伤心。

     “大师父和师父没有互存手机号吗嘤嘤嘤其实你俩没有看起来那样恩爱吗嘤嘤嘤前女友都有备注现任恋人都没记录号码吗嘤嘤嘤诶你俩不恩爱我和姐会很伤心的嘤嘤嘤——”

       直到顶着个包闭嘴了的夜烬一:x

    “没有那个必要。”

    “是啊,没那个必要。”

10、不得已的大扫除

    “SM道具诶姐你看震O棒空心O球皮鞭手铐脚铐颈圈眼罩绳子铃铛乳O夹跳O蜡烛醉了:D”

    “哦哦哦Love letter哟:-O粉嫩嫩的哦哦哦红红火火晃晃悠悠yoooo——WTF:-/居然是个小男生的。他家地址是哪儿的我们去烧了”

    “哦哦哦小黄书春O图男女都有真是:D”

    “还有基情四射的DVD啧还是限量版还有A——痛:x”

    “出去,我和孤鸿要大扫除。”

11、“猜猜我是谁?”

 

 

12、路灯下亲吻的影子

     “炎,陆白炎!”

       跟清纯大胸妹子在夜晚公园幽会的事被自家恋人撞了个正着,唐孤鸿丢了小女生一人赶忙去追自家恋人了。

       不咸不淡不听解释不正眼看的样子,表现个吃醋会死啊。唐孤鸿觉得牙根痒痒的想咬人。做了√

       搂着自动上门的食物,陆白炎嘴角一扬,笑了。手跟着往身下摸,“偷腥也这麽光明正大,那麽小小的惩罚肯定也不会介意”

       昏黄的路灯下是亲吻的影子。比起解释,行动永远是高于一切的选择。夜深人静的小公园Play get√来自吃得饱饱的陆喵。

13、十指相扣

     “说起来啊,都不会吃醋吗,比如二师父幽会女孩子之类的二师父幽会女孩子之类的和二师父幽会女孩子之类的”

     “是诶比如小男生给师父写信之类的和小男生给师父写信之类的还有小男生给师父写信之类的”

      “说来说去都是我←_←想挨揍吗”

       附在手上的温暖,十指相扣。陆白炎握了自家恋人的手,跟着云淡风轻的搭话,

     “我信孤,孤信我,就够了”

14、二重奏

     “啥?离家出走?傻”

     “不劝你妹还跟着她一起收拾行李离家出走,都这大了刷啥子孩子脾气。”

       大包小包还拖家带口的麻烦精姐妹俩,诶不成,简直太烦。轮流嘴炮的陆白炎和唐孤鸿,总而言之汇聚了几个意思,

       你俩父母会担心,不体贴父母,不成长的小孩子脾气,以及你俩在这儿很烦,你俩在这儿碍眼,你俩在这儿简直神烦云云。

      “这时候演什麽二重奏”

      “明明选个床单都意见分歧巴拉巴拉巴拉”

       女(shen)子(fan)组跪坐在地不老实听教还在嚼小耳朵,终于被师父组连行李带人一起扔出了门。

15、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16、小地震时的紧紧相拥

       相当日常的一个晌午,炒菜端上桌子,也不过是夹了一两口的功夫,桌子突兀的晃了。唐孤鸿觉得奇怪,?自家恋人被俩徒弟传染了小孩子气菜不满意晃桌子?想要开口阻止,却看见陆白炎扔了筷子直接扑向自己。

       晕头转向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拽了桌子底下搂得那叫一个紧,“炎..咳..陆白炎...呼吸...”至少得到正常呼吸,也察觉了周围的环境。桌子上还听得到盘子哆嗦的声音,水杯里啪嗒啪嗒的声音,以及摔掉什麽瓷器的声音。

       反手抱了人,亲昵的蹭了鬓角,“被那次地震吓着了?”带点儿笑意想缓解恋人的紧张。刚才啪啦啪啦作响的周围也静的快,大概是哪里的地震余波传过来。

       一口咬了恋人的耳垂,“嘲讽会让你变成午餐。”先一把出了桌子底,伸了手拽出了唐孤鸿,“不如咱家养只猫?防震。”

17、亲手剪发 

       俩人选了猫也有些日子了,是只算灰色的小猫,有些黑色,是只蓝眼睛的波斯猫。选的理由挺简单,俩人一起去宠物店看的,一眼就看见了这只很像三生树下的那只波斯猫。

       也是选的季节有问题,正赶上小猫们换毛退毛的季节,俩人本来就懒,再加一只到处黏毛的猫。于是做了决定,给猫剪毛:)

       当女(fan)子(ren)组听闻了消息赶过去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一进门看着自家俩师父手上的创可贴...猫的样子更是...凸一块儿凹一块儿...好看的猫眼嫌弃的看着师父组的样子...还有...满屋子飞着的猫毛。

     “明明是师父们互剪头发才更罗曼蒂克一些:x”

     “妹╮(╯_╰)╭你还不懂他俩脑袋有坑吗”

     “你俩,闭嘴打扫:)”异口同声的师父组。

18、我回来了 

     “二师父寂寞了吗寂寞了吗寂寞了吗寂寞了吗;D”

     “师父空虚了吗空虚了吗空虚了吗空虚了吗;D”
       破门而入的神烦组√叽叽喳喳的堪比一千只麻雀。几乎是条件反射,唐孤鸿抄起拖把就想把‘麻雀们’赶出去。‘麻雀们’一哄而散的在屋子里跑掉了。

       熟练的从厨房拿了盘子和碗把带来的炒菜炖菜装起来,到是猫闻了菜香味儿想跟了进来。“二师父来觅食觅食觅食,看你一人空虚寂寞冷的我俩来陪你简直是天下好徒弟:)”

     “滚蛋你俩天天来还配了钥匙门都不敲烦不烦→_→”

     “不滚不烦:D这只能说明我和姐是真爱,来嘛师父去洗手开饭啦”

       玄关传来的开锁声在一片叽叽喳喳声也另类的清脆,“我回来了。”

     “(大)师父正好来洗手开饭了哟——”

       啊...神烦组对了个眼神,小只的抱了猫,然后俩人再凑在唐孤鸿一左一右的揽了胳膊,三人一猫正面对来人的样子,笑得开怀,“欢迎回家——”

     “嗯。”看俩人扔了夹在中间的又跑回厨房,陆白炎脱了外套扔在沙发伸了手搂了自家恋人,“孤,我回来了。”

     “太慢了。”回抱了人,在人怀里做了个深呼吸,像是终于安定下心的样子,“欢迎回来。”

19、偶尔蹦出的粗口 

厨房 

“啊-”
超平淡的悲鸣,甚至像恍然大悟想起什麽一样而无意识中发出的声音。

“?怎麽了?”背对着择菜的唐孤鸿凑了过来, “傻不傻?!还愣着干啥!”拽了人被切伤的手指放在水流下冲洗。“我去拿创可贴..嗯?”

记得药箱在卧室想去拿却被人拽住,“疼。”说的那个人理所当然的伸了受伤的指头抵在自己唇边,“疼。”又重复了一次。

偶尔会想这个人是不是总在算计啥整自己的各种play。张口含了手指,小心翼翼的舔舐着伤口,口腔内的手指不安分的蜷起搅着舌硬是又挤进一个关节几乎是整个食指都吞入口中。

“唔..嗯..”

太过深入身体自觉后仰一手撑着台子另手想伸手去推人却被人单手握住挣脱不得,或者是不想挣脱。有些难受甚至眼泪都润了眼眶,涎水也顺着嘴角流下,徒增了几丝...

‘咔..’

不和谐音,烦人组高举着手机‘yooooo’的跑了。响彻房间向外扩散的就一句话,

“俩个小!婊!砸!!给我站住——!”

20、只有一间单人房

 “只有一间单人房了是吗?那我不定了,麻烦了。”挂了电话玖烬撇撇嘴又继续搜网页,美团窝窝一堆堆。

“一个房间不行?师父和大师父用不上两个房间。”

“一个房间确实可以,但是单人房不可以,床太小了x”

21、站在原地等待

“woc——师父你的魅力日益下降吗x光明正大的被一妹子抓走了的二师父诶诶诶”

“woc——大师父调教了这么久的师父还是这样轻易被女孩子勾走了真是xxx”

“闭嘴,倆小鬼先回家去。”

也算是习以为常,不对,怎样也不习惯,的总之二姐妹先回家了。

坐了一旁的石台阶子上掏出手机打了会儿游戏,觉得困倦了,收了手机想着就这样晒晒夕阳昏昏欲睡一阵儿也不错。

原路返回的唐孤鸿看见自家猫头一点一点都要睡过去的样子也坚持着在原地等待,忍不住笑起来又忍不住一丢丢心疼,伸了手过去,“炎,我们回家。”

22、视频通话中熟悉的笑容 

 偶尔陆白炎出差在外的时候,情况允许下,俩人会在晚上抽出时间来视频通。当然在游戏中见面也一样,一般是两个徒弟叽叽喳喳的嚷着要视频视频视频。

“二师父二师父w看着觉得温暖吗?”徒弟指了指屏幕中的笑容又戳了戳自己的胸腔。

“嗯。”屏幕前和屏幕里的异口同声。

23、Yes,I do

 
 

24、握着手机时转身看见 

    ‘现在你在哪儿’

    ‘抱歉炎,这次的妹子好缠人,我晚些回去。’

本来约好一起买菜做晚饭,人又被妹子拐走了。 自己魅力真的不够,还是管教不严。真是。有点儿凄凉啊。

      “伤感了?”背后传来的是熟悉的声音和抑不住的笑意,无视了大庭广众拉过男友的脸就亲了一口,“平日总觉得你在算计我啊,我不回礼怎麽成”

     “欸暴露了吗-”毫无反省的回应。

25、海湾吻痕 

      节假日去海边度假,明晃晃的太阳让各种比基尼的大波妹子更加皮卡皮卡的夺人眼球,唐孤鸿被‘夺了眼球’。神烦组唧唧喳喳的跑去浅水滩玩去了,陆白炎撇了一眼自家恋人自个儿去游泳了。

       直到入夜深了也起了凉意海风更舒服了些,趁着人越来越少的趋势,陆白炎拉着唐孤鸿去压马路,啊不,压海滩去了。神烦组表示累了要窝在宾馆打游戏睡觉。

       养足了满满的精神第二日却意外没见到唐孤鸿,惯性的脱口就问,“(二)师父呢?”

   “啊好像昨天晒伤了(笑)”

26、翻阅过去的相册 

    “yoooooooooooooooo师父们在干啥————”神烦组依旧没有敲门的破门而入。

    “看过去的相册。”对此习以为常的师父组头也不抬的应着,继续翻阅着相册。

       以前旅游时拍过的,生日时拍过的,各种节假日时拍过的,还有一些日常的,普通却十足温馨。

    “哦哦哦原来的相册啊www我们也有哦!”两人超开心的晃了晃随身带的U盘,眼睛里都带了光,“虽然没打印出来啦www给师父们也留一份!”

       开了机将“(づ ̄3 ̄)づ╭❤~”的文件夹复制在了电脑桌面,开了文件夹的缩略图就看得到,一部分是刚才看过的照片,角度好像不同,还有......正在做O的,SO的,SO的,和SO的...

    “两个小婊砸给我站住!!!!!”

27、雨后日光下的河 

       梅雨的季节差不多要过了,淅淅沥沥小雨刚过,连太阳也遮不住,躲在云后抛头露面的样子。阳光洒在水面,也不觉得潮,倒是添了不少暖意,也赶得巧,正在河面上架了一座彩虹桥。

    “许愿许愿许愿听说比流星还灵验哟”夜烬一开开心心的拍着双手,合十又微微撑开,闭了眼睛准备许愿了。玖烬自然乐得开心跟着许愿,反正是免费的。

    “简直小孩子。”师父组表示不屑一顾,玖烬瞄一眼俩人相握的手表示不说话。

      有了彼此,何须多求。
28、相隔两地的长途电话 

       偶尔在出差时,碰上没有网络不方便上网的时候,陆白炎会惯性的给唐孤鸿打个电话。或者隔着几个城市,或者隔着几个省。

       没有特意的煲电话粥,依旧像是往常一样,会聊一聊游戏里的装备,游戏里的趣事,或者叮嘱的一些日常,又或者周身的见闻 ,再或者正巧看到的小物什。

       自然而然的聊起,自然而然的挂断,像是恋人还在周身那般自然。对于一人的吃饭一人的睡眠,有些小小的苦涩也不过是感情的调味剂,一向看得开的陆唐大概是不知羡煞了多少恋人。

29、带你远行

     “想去长白山看小哥!”

     “想去魔都看漫展!”

     “想去重庆看妹子!”

       以上是玖烬,夜烬一,唐孤鸿三人的发言。

       陆白炎觉得挑眉这样的动作简直就是潜意识了,完全不受控制。“看个ball,去西藏高原。定了。再说为啥非带着你俩灯泡,还度数那麽高。”

      “因为师父是再生父母!”

      “因为大师父是家长!”

      “脸呢”

      “不要了!”异口同声。

30、百年后用时间见证 

      “徒弟你俩在干啥” 见俩女孩子半天没跟上来,终究是有点儿担心的陆唐二人又折了回来,人生地不熟的再给拐卖了。

     “画师父们的‘姻缘伞’!西藏可是天堂!哪怕会被抹去了痕迹,一旦记录过,天堂一定会记住!说不准百年后还会在天堂相遇!”夜烬一回了话,掩不住口气的兴奋,东一笔西一笔。

       实在不想吐槽什麽天堂,什麽记录,记这个又干啥...师父组一人架了一个徒弟拽走,省的丢人,

     “再说,有彼此的地方就是天堂,信那些莫须有的作甚。”

————

也是赶时间,3个题还没有头绪,以及写的脑细胞死掉了,我就一天的节假日明天还上班[哭着

评论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