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醉酒——玖烬中心[简直是love latter(划掉)

 “和这师父x2喝酒简直没劲,啊啊啊——(╯‵□′)╯︵┻━┻”


“你姐呢?”

敲了门送了醒酒汤,大师父依旧是一言不发的样子,师父姑且问了句,刚才一起喝酒的喵姐不见了。搁在日常,端盆送水递醒酒汤是统统让喵姐包办的活。..。这俩师父大概不是收徒弟的,收了个免费佣人吧呵呵。

→_→呵呵好像我也要变成小佣人了。我怎能像姐一样任劳任怨我得敲诈点儿啥,比如大师父的刀再比如二师父的弩好像能卖不少钱。

秀萝表示一瞬间脑洞开大了。

“说是陪您二老喝酒不尽兴去找朋友喝酒去了”

→_→其实嫌弃你俩不醉酒。

醉酒才有脑洞嘛俩个该死的理智派!!

俩个大男人还讨论了一下关于自己徒弟好歹是个女孩子大半夜去混酒场这种事情太败坏了简直该教育云云。然后就去滚床单了。

秀萝关好了门,觉得脸上只剩了一种表情。

→_→


“无良大夫开门啦——”

‘咣咣咣’

砸门声过大甚至还能听到不远处的鸡飞狗跳汪汪叫。愚烬虽然觉得平生没交几个知心小友,全都是一系列丧病丧尸丧尽天良的狐朋狗友。尤其是现在砸门的这个。

都什麽时臣了什麽时臣了什麽时臣了!

“冬菇酱!一起来喝酒!”

开门简直像放进条疯狗。不对,疯猫进来。大笑着说来喝酒吧。喝你大爷!啥时臣了啥时臣了啥时臣了。

看了人往庭院里跑先是一把拽回来捏了人脸仔细瞅了瞅,没醉。

那就成,真放进只醉猫进来,他的庭院得被毁的一干二净。尤其是那些相当珍贵的草药。


看看自己手中端的小酒盅,再看看对面豪放的拿坛子灌的喵姐。她的出生性别搞错了大概。

“欸~冬菇酱也是和师父们一个性子_(:3 不过冬菇酱的话就可以安心醉酒了。哈——”看着咽了大口的酒,觉得这只喵姐现在肯定很爽歪歪,那种尾巴都可以翘起来伸到天上。

“_(:3冬菇酱啊其实感觉很像哥的,不过我在哥面前收敛的多,所以冬菇酱又不像哥。”至少不是一坛而是换成小酒壶了。

“o(*////▽////*)o嘿...”看着开始撑不住脑袋往石桌上趴的脑袋,愚烬淡定的饮光了小酒盅,再续一杯。

玖烬这只喵姐感情相当纯,所以她喜欢自己,愚烬知道。也曾提过相当依赖自己,愚烬记不太清。

“_(;3很喜欢哥,也很喜欢冬菇酱...”已经开始喝多的说胡话,愚烬开始考虑要不要带人去睡觉。

玖烬有个不太被人知道的哥,是伤是痛,但这只喵姐曾无数次申明着她喜欢哥,虽然自己也不介意当她哥,虽然实际年龄比她小。

“_(;3冬菇酱的话,就可以自由的喝酒了...什麽都不担心...”对,这只喵姐还是典型的想太多。到哪儿都摆出一个小孩子的样子,细节上却处处摆出个大人样照顾着所有人情绪,典型不怕累,累死活该。

“你醉了,去房间睡。”

“不要!我还要喝酒o(*////▽////*)o”

喵姐要闹,其实也不是闹,喵姐意思性的挣扎了下,愚烬也就意思下啪的一下把扶人的手松开了。

理智派醉酒很难,其实也是一件挺烦的事。虽然看着喵姐整个人四肢都软了,但愚烬觉着大概这喵还清醒着。当然也可能是错觉。

玖烬也大致理解自己的状态,毕竟是个女孩子家的身体,身体醉了,离着脑袋醉,还有段距离。

撑不起来的脑袋就直接躺在石桌上,喵姐抬了另只手晃悠悠的伸过去捏了捏身旁人的脸,戳了戳。

这个人和哥不一样。她知道。

_(;3只是能在这人儿旁边放松下警惕的神经,不用担心自己闯祸,也不担心自己会受伤,这种安全感的感觉是和哥一样的。虽然最后..。

愿意宠自己就宠,不愿意也就漠着一张脸不闻不问o(*////▽////*)o相当可爱的家伙。

_(:3不欺负,是罪恶。

然后喵姐努力撑起脑袋整个人砸过去伸了手扯了人脸拉长。虽然最后俩人摔到在地,不过喵姐也达了目标乐得开心笑着趴在人身上就睡过去了。

跌倒时下意识的动作,搂了人撑了地再看人扯了自己的脸然后睡的一脸开心,愚烬觉得嘴角抽了抽,他没想那麽多,只想着是隔了这猫肉喂他花海的那些狼加餐好呢,还是试试研究身体种植菌类草药怎麽样。


 (づ ・∀・)っ 喵姐我给你点根蜡烛。

评论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