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陌路5 (代写存稿)

私自逛扬州回来还是受了罚,大抵是运气有点儿不好,还被师父关了两天的紧闭。总觉得是自从碰见那只天策君就没什麽好事过,归来的船错过去了,回来被师父堵了门口,往日只会念叨两句今天却格外心情不好的拍板一定关了自己禁闭。

“肯定是铸剑又失败了,要不然是偷藏的酒又被谁偷吃了,再或者视如珍宝的瓶瓶罐罐字字画画被哪个小厮摔了啊或者染了污点...欸没人说话才是最无聊的事。”站起来屋里走了两圈,再坐下擦了擦佩剑,“要不出去打把剑?..欸不了好热。今天那个天策这样拆招的话#$%^*@”

  一招一式的在屋子里比划了起来。

‘喀拉’

想的过于入神而没有收住势结果是一张椅子宣告的报废。...。

“同门你居然会现在这时刻铸剑?”来送晚饭的叶百年到也难得诧异了起来,平日除去师父布置的功课,极少看见叶络肯拿起锤子敲敲打打,今天这是改了性子还是吃醋了药?

“啊哈,我觉得打铁手法生疏了来练练手反正也是闲着,诶同门今天的晚饭是啥有西湖醋鱼吗,有酒吗我突然想喝点儿,啊还想着厨娘做的拿手点心了,诶同门你别走啊来陪我吃啊”

炉里的火‘噼啪噼啪’烧的挺旺。

隔了两日,

“这边是天泽楼,大庄主在这边静修,无事莫要打扰。”

“哦。”

抬头瞅见的就是这样一副样子,熟悉到不行的身影微微侧着头低着声音跟身边较为娇小的一个身影说着什麽。叶络第一反应是揉了揉眼睛,而后才开口唤道,“同门—”

“禁闭的时间这麽快就到了啊。”听了自己的声音是往自己的方向看来,以及语气中还带着淡淡的惋惜。

“还有没有同门爱,剑炉憋了两天你都不来陪我,一个人面对个炉子只有不停的闷热闷热闷热,”踱着步子走过去,眼神自然而然往旁边瞟,“诶这孩子果然来了啊,同门在带他游山庄吗带我一个闷了两天正想遛一遛,诶同门你俩别走啊。”

平日无事的山庄也不过是在叶络被关禁闭的两天发生了点儿波澜不惊的小插曲,又多收了个弟子,他叶络和叶百年又多了个师弟而已。

比自己还要冷漠的性子,除去单音节字几乎不开口,木讷着一张脸,眼睛却是有神的紧。游览了也差不多一圈,叶百年在剑炉附近的长桥停了步子,叶络方才去信使那边拿信了,只剩了他和曹长卿俩人瞬间又回了冷清的氛围。

“山庄能保你平安,至少庄内你无须戒备。”想起往日师姐对师弟师妹们总是带着笑颜拍拍脑袋的动作,语死早的叶百年也效仿了一下,不过笑容就算了。

“...。好。”

依旧是亮的眼神,却比最初带了戒备的神色的目光要好了很多。至少百年觉得满意了,又偏头看了一波湖水。

声线跟那西湖的水一样,君子如风用来形容这人,也不为过了吧。曹长卿微昂了头注视了那人的侧颜,明知自己何时都不该松了警惕,却在这人儿面前戒备不起来。

叶络站了稍远的位置看着,机械般的动作把信件揣了衣兜,面部表情有些僵,有些硬。那看上去二人小世界有点儿无法插足的感觉,要不,他先回去,还一片干净的小世界给那俩人?

评论
热度(1)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