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比起用语言去解释,他们更喜欢直接用行动去确认——陆白炎和唐孤鸿的二三事

  少年,听说过,妙舞神扬和心鼓弦麽。

  “姐...这俩人,在搞什么...”

  “嗯,殉情吧,还挺苦的那种,大概日常太闲了。”

  “...=-=拖着尸体给师祖直接练缝针怎麽样”

  “同意”

  ......

  战场上一大一小扛拖拉拽着二老往安全区跑。

“弦牵六脉,心开天籁。”

“轻歌曼舞,妙舞神扬。”

  翻找了绷带和一些止血的伤药,虽然效果差不怎样,但聊甚于无。外面战乱一时间连清水也找不到,清洗伤口是别想了,草草包扎了,再准备着将两人运上马车。 

“二师父你醒了,诶诶诶,不要说话。”看着一人醒了,秀萝自是开心,可看着人急急忙忙要开口说话就吐了一口血,忙出声阻止,“心鼓弦虽然是能满血复活,但二师父你身上的伤还在,尤其是喉咙和胸口。”

  “师父的话,刚扔上了马车,总之是有妙舞神扬续命,死不了。不要问为啥心鼓弦给你,因为师父活该。”这样的情形能猜个七七八八,如果师父理性还在,俩人不会惨成这样。又翻找了些绷带,伤药是一点儿也不剩,和秀萝一起架起人颤悠悠走上马车,不,是硬拉上马车。

  “二师父别老想着在唐家堡躺尸,那堆尸体如山,不差你一个,先去万花谷救师父和治你身上的伤才是主要。”看自家师父有点儿精神头就想往堡里钻,秀萝气想为啥最初不也就给这人一妙舞神扬吊着命就行了。

  连哄带骗坑了人安分的做了马车,不对,是反抗不了两个人的暴力,哪怕是女人和孩子。说实话,他现在不太想和陆白炎在一个小空间里,就算对方昏迷着。一举一动都带了点儿僵。

  姐妹俩人还在小声咬耳朵,比如车夫其实真是为了钱不要命,再战乱的地方也能看见车夫带着小马车到处跑跑跑,还会绕各种小路子避开战场。怕俩伤者不适,也是总注意着伤者,一边昏迷着靠着一角,一边醒着还闭了眼硬往另一个角上挤。

  挤啥挤,马车就这么点儿地方。

  俩女孩子家一挑眉,面部表情动作是相同的一致。喵姐起身一把拉住一人的胳膊,避开了伤口拽了手,再拉上昏迷那人的手,交叠放在一起。秀萝也很好心的扶起大师父让人整个依在二师父的怀里。

  “你俩死的时候,师父一直想做的事。”

  明明都是大人了,却说个话比秀萝那孩子那还口无遮拦。啥叫‘你俩死的的时候’...唐孤鸿皱皱眉觉出了没有声音的不便,简直连吐槽都不能。

  罢了,躲啥,还是得面对。逃不是自己的风格。还逃的这麽没品,让俩个徒弟看笑话。调整了姿势让人依的更舒服些,十指交扣,不再装着闭目养神的样子,敛眸看着昏睡的人。

  ...槽有点儿闪。姐妹俩下意识的揉揉眼,虽然不免吐槽,但俩人现在这样子确实比最初看着要顺眼多了。

  自家俩个喜欢到不行,尊敬到不行的师父一个跪着,一个趴着,俩人嫌弃过但那俩人穿啥都好看的衣服也全是血染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一向懒得打打杀杀的喵姐发了狂似的一路杀过去,哪个不长眼的踩了师父尸体的小兵也被她追着一刀砍了上去。

  夜烬一也是一划没说,跟着姐能杀则杀,打不过就只辅助。虽是战场一时间竞也是再无人经过这附近,再俩人没交流前,玖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拖了拖师父的身体,让那两只手交叠。而后才有的一系列讨论救治和拖尸体走人的事。

  俩师父走之前还好好的,夜烬一记得很清楚,一如既往那样闪瞎眼的样子。觉得无聊赶来唐家堡看见的是那样一幕,说什麽都没发生,那是鬼都不信的事情。

  “说起来姐为啥,特别执着于那样的事?”秀萝指了指俩只师父的手。

  “啊,一个漂亮的姐姐曾经告诉过我的话,越重要的东西,就要握紧抓牢,因为越重要的东西越容易丢失。我就是这麽丢了我哥,自然执着了。”

  “诶,姐你还有个哥?”

  “嗯,比你还小的时候。”

    .....

  越重要的东西,就越不能放手。不是没接受到自家徒弟有意无意的目光,唐孤鸿正大光明的以自家是伤患是哑巴,任你眉目传情,不为所动。

  喵姐只觉得胸口一口老血。


  万花谷

  得知师傅和师祖没在谷内,玖烬也噎了好大一口,没办法。师傅肯定是到处玩了,师祖那麽喜欢人头,可能和那个叫叶离焰一起结伴收人头去了。

  秀萝是苏雨鸾门下,自然正方便拜访,顺带求位名医救救自家俩老头。裴元正巧回了谷取药,也就抓了一个不错的神医。

  妙舞神扬吊着命自然是死不了,心鼓弦的更不用说,清理了外伤,内伤虽有,但好在不致命。开了药,交代了下注意,裴元就又赶忙着出谷了。

  陆白炎是救治后的当晚清醒的,下午时裴元就走了,晚上换药的事就落到唐孤鸿身上。陆白炎醒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给自己换缠绷带的人,一言未发。

  被直勾勾的盯着的感觉不太好,稳着速度继续缠绷带,打结。反正自己现在是哑巴,这原因真好用。端了药碗递给人示意对方喝下,游移接触到对方的目光,唐孤鸿把头扭开了,碗放了一旁,准备起身离开。

‘哐—’

  “妹我们继续去煎药吧。”

  “诶——————明明那麽久才煎好!!!”

  “都听那声音多少次了,肯定是摔碎了药碗。”

  “呜..二师父就那麽不长记性吗!!!非放在床边找摔吗!!!”

  “二师父长记性的话,肯定就不是‘二’师父了”

   熟悉的声音一触在即,喵姐唰的蹲下了身子躲了直朝自己脸扑来的追命箭。窗口一箭眼大小的洞,秀萝稍稍偏偏脑洞瞅瞅小洞眼,又是一声熟悉,气贯长虹,秀萝也唰的蹲下了身子。

  “咳..嗯...师父二师父我们去煎药了,记得留点儿吃药的时间,以及,俩位都伤患着注意些。”刻意无视了从小洞眼飘出的各种压抑的气息,拉着妹急急忙忙就走向药炉。

  “姐,大师父这样一句话不问直接上来就压了吃的方法真的好吗?”

  “我也不是太懂,好像男人就这样吧?比起用语言去解释,他们更喜欢直接用行动去确认。”

评论
热度(8)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