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近在咫尺,却是天涯——陆白炎和唐孤鸿的二三事

“孤...孤......孤鸿....唐孤鸿....”

大唐盛世,敌不过一场安史之乱。

“唐孤鸿你在哪里?!!!”

官宦王朝上还在幻想着一场美梦,平民百姓家却是早被打回了现实。

“别玩隐身了这次我认输!你快出来!”

吐蕃与神策勾结,一并吞下大唐国土,于广德元年攻陷长安。唐简自愿帮助朝廷自蜀中拖住吐蕃,本念唐门是把好刀若甘愿归顺便不为难,唐简这一做法便认定唐门都成了朝廷的走狗,想要一举歼灭之。

“唐孤鸿!!!!!”

最初只是接了信说是堡内有难回来相助。临走时自己硬要跟来时看见那家伙无奈却忍不住笑意的那抹明亮。

“......”

提着刀砍了一个个冲上来的敌人,喊打喊杀一个个杀红了眼活生生的人都像是变成了妖怪。死了不少的人后杂兵意识到这人不是沉默的软蛋,而是从哪个地狱国度回来的魔,刻意的避开,不再用鸡蛋碰石头。

没了杂兵的骚扰,视线更开阔了些,也就分外清晰的瞥见了自己熟悉不过的那抹蓝。

“陆白炎,我负责这边,你负责那边,我们来比赛,人头少的那个今晚在下面!”

"怎麽,担心我技不如人?不如想想你今晚在下怎麽服侍爷才是,哈,论抢人头爷可是超自信不输给你。"

“再在我附近晃悠你可就输定了,援兵快到了比赛可是不知何时就会结束了”

一箭一个跟在唐孤鸿身侧的小猪也搓箭头搓的飞快,点点蓝光还炫耀似的抢走自己身边好几人性命。即便是奋战血河中,那抹蓝也是丝毫不被掩盖的绚烂。

“唐孤鸿你什麽时候开始骗我。”

瞬间又是往日般故意低哑的声线,堆在数十个尸体上的,抵着千机匣单膝跪地的那抹熟悉的蓝。

早就听见熟悉的喊声,无法回应,更不想回应,简直想躲在尸体里,你看不见我才好。唐孤鸿费力的抬起头,视野开始有点儿模糊,动动喉咙火烈的疼痛简直要难以忍受。

“......z..ou....”

破碎到嘶哑的声音显然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抛去个人情感现在优先给自己情人治疗才是首要,刚迈出一步,刺痛却从背后传来,一瞬间火辣遍布了全身各处。视线所及是自家恋人震惊悲痛的脸,一向自满举起弓弩毫不动摇的手此刻也是摇摇欲坠,整个人都不稳的状态。

情感影响了判断,大意被人用喂了药的刀子捅了全身酥软反战不能,陆白炎也想不通,为何他宁愿骗自己走,要战死唐家堡,为何一句解释都没有。

熟悉的利箭刺破空气的声音。当陆白炎意识到唐孤鸿不可能有体力再战斗时,这样的声音突兀的让人揪心。

看着从自己胸口冒出的箭头,唐孤鸿突然笑了,还是那样明艳的不可一世。和箭这东西几乎从出生就打交道,最后的命也交给了它,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值。

再费力抬头看着被圈打趴的恋人,苦笑自己果然是,‘技不如人’,努力向前伸了伸手,像是触碰到般的摸了摸脸颊。

千机匣‘啪’的掉落在地。

那一抹蓝,终究是暗淡下去。

“...”张了张口,结果一音未发变吐了一大口血。手甚至还未有大动作便更是一顿大揍,身上瞬间开了好多血窟。而后便是一动未动。

差不多觉得人也死了,也就散开了。手指动了动,陆白炎再度费力睁开眼。披头散发,满身血污,血尸也不过如此。口在动,却无声,按口型的话,

“孤,等我。”

极慢的速度,匍匐爬行。

触碰的指尖,还残留那人的温度,迫不及待想要更多。可惜那异色的琉璃瞳...。

可惜这天地间,都失去了色彩。

评论
热度(4)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