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汇总]关于人物暂时想到的小总结——暂缺陆白炎

  不准备开长篇而是四处搜罗梗想写小段子,或许会画图后再试着弄点儿小条漫233。这目标暂时遥远不计算。4位都是三次中活生生蹦跶的人,是被我擅自拿来yy,卿百是从我这儿传出去,炎孤毕竟是和这俩人周身的人不熟,就没传。因为剑侠情缘三这游戏相识,那麽就也算缘分。交流不多,有拿捏不准的性子,有擅自捏造出来的性子,出于对4个人的喜欢,小小恶搞无伤大雅,太过分的,写不出来。嘛,没办法,文字上的话,出于个人原因被束缚住了,也是不写长篇的原因。啰哩啰嗦的前言到这儿。

下面是4人,各种途径下捏出来这样一位人。[[[[哦凑,总觉得各种形式下的剧透...→_→若真有碰巧哪位在看葑染的卿百文,那麽还是就此打住吧...


曹长卿

  无论是从百年的臆想中或者是从傻染的倾向中,长卿应当算自小经历事很多。百年认定是长卿自小经历了很多所以能经常一副挂笑的模样,傻染则直接文中定了他师弟遭了灭门,双亲在自己眼前被杀,最初相见的长卿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而是日后在藏剑山庄耳濡目染的生活才慢慢改变的性格。那麽若两人的综合一下,我的想法则是,长卿出于经商世家,作为家中长子自幼习各种礼仪跟着父亲不时跑跑商历经世事。按这设定长卿应算是心思缜密之人,与本人的感觉又有些出入,...,那麽就设定为,他,曹长卿的确为心思缜密之人,可惜世事俱全的想,总是累人的事,所以曹长卿是能做到心思缜密,但是他懒。为人正义,但也架不住财大惹人眼。普通的看上钱财,或者是和朝廷又或者某个门派有勾结而被灭,以后考虑也不迟。‘笑容的日常’就吐槽过这人天天可以笑的像摇着尾巴的大黄鼠狼,温柔的笑或许做不出来,所以改了口,要了爽朗的笑容,这是我Q上直接敲的本人要的,可惜,要到的回答是他不会。有故事的人才耐人寻味,那麽索性就根据这孩子的性子,而拟了这样的背景。应付世人的商人笑容,用在现世叫职业性微笑,从而给长卿定义了,他会笑,但只会表面,内里不会。毕竟是商人的儿子,被灭家后事事到靠自己,如何算计才对自己利益最大,是幼时养成的习惯。和百年叶络玩的再好,遇见能更好辅导自己的师姐也是毅然扔下了俩人跟着师姐走了。先不说另两人的思想,就长卿的算计思想应该是想要力量保护自己保护重要的人,也或许是这时候就已经不自觉把那俩人作为至少不低于亲人的存在。大男人不会轻易把喜欢爱挂口边,当然对待青楼各个漂亮姐姐们除外。长卿对待自己,至少是不会隐瞒感情,那俩人真心待他好,那麽他必然会回应。当然,至于男人间的隐(men)忍(sao)表达方式。能否感觉出来,就全看另两人心细程度了。他曹长卿自问对得起他俩人,当然,自问的话。别人的感受啥的,就另说了。身家本身问题,外加藏剑本来壕,长卿对金钱的概念棒棒的,赚钱的概念棒棒的,花钱的概念更是棒棒的。长卿一个小习惯,集市人多的地方还好,大多地方习惯持剑而立。[]再来追加一些,和长卿聊了聊关于“你恋人和你偶尔的摩擦累积变多,到最后你会不会想让对方来安慰”这样的话题,其实问之前就有了答案,但想搜罗二师父的答案,所以就四处找男生问了问。后来发现有些天真,长卿这个人物我在心中拟出来的形象要比我写出来的全面些。果然我语文老师死得早x。长卿如愿给我回答了一个‘不会’。我也就自己的分析和他说了一下,然后得到了他的肯定。我把自己的回答原话搬过来。“因为觉得长卿是这样的人啊,和恋人偶尔一次次的话题摩擦的话,虽然会不爽,但是那个不爽的成分不会在你心底占据太大范围,恋人所占的氛围绝对比那点儿小不爽大的多,真不爽了你会做点儿啥去发泄。所以其实一开始问的时候大概就猜到了”甚至能想到,长卿有点儿气急败坏或者破罐破摔提着剑出去砍人了。嗯,若是和百年生了气可以用这设定,真的是棒棒的x。长卿说他对藏剑无感了,问他原因,他不说,他说他生是纯阳人,死是纯阳鬼。我说,可是你看着不像。他没再说。我暂时也分不清他是否定或者是默认。所以先纪录个,汇总在一起。他甘愿去的纯阳,那麽后来也可以安排个理由让长卿直接和纯阳挂钩,也有了他后来去纯阳的原因。


叶百年


  百年说叶百年不比长卿,叶百年自幼生活在藏剑山庄,接触的人和事少,每日接触的最多的是剑。性子高冷,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和人交流不多,不知如何交流,不多言,而显得高冷。接触的是剑炉,剑,师父,同门,再就是日日跑去偷看两眼,啊不,正大光明看俩眼庄花。比起长卿事事接触的小童年,百年的童年明显显得枯燥,但百年喜欢,或者说是爱。他爱藏剑山庄,爱在山庄的生活,想和大庄主一起守护藏剑山庄。关于百年童年,还有一个设想,假定百年和叶络是5岁时被叶英捡回山庄的。两个小脏孩,一个跟丢了魂儿似的,目光呆滞,另一个戒备的看着叶英,护着身后的百年,小孩子的目光却如狼般,若对方有个什麽举动就想扑上去拼命似的撕咬。叶英虽看不到,却也能十足感受出眼前是一凶狠的小野兽护崽的行为。至于大庄主魅力无边。再到后来,是叶孟秋看叶英拾回来的俩孩子根基都不错,是练武的苗子,虽然一个模样痴傻了些,另一只凶厉了些,但都朝着小面瘫的方向发展,于是叶老头为了防止庄花称呼变成一大二小三朵花的统称,挖墙脚把俩个孩子挖到自己门下,好生教养,虽然最后一个还是没避免成为面瘫,虽然高冷,另一个虽然不是面瘫,但可惜是个话痨,不过也好过话题终结者,叶老头抹了把眼角的泪水还是很欣慰的。暂不论百年失去的童年是怎样,自山庄开始的童年,便是安静祥和。面瘫不代表感情的缺失,相对于长卿表面的商人笑容,百年会内心里的笑容,虽然表面不会表现。所以百年同长卿是恰巧相反,百年会笑,是在内里,表情是缺乏神经或者肌肉的面瘫。当然这也是向三次要笑容没得结果后的擅自捏...。也不太对,这个人就是给我这感觉。百年是浩气盟,所以像百年要求了来唱一次浩气盟的歌曲吧,看着孩子赶ppt的忙碌,以及习惯性的‘- -’,突然就多嘴说了一句,‘百年笑一个’。个人是偏爱笑的人,觉得可爱的孩子嘛[x],多笑一笑才正常啊,那样愁眉苦脸。百年的回应,大多是用了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而我要求的‘百年快像回眸一笑百媚生,温柔的倾个城’差远了,或者说,完全没有那意思啊233依旧是面瘫着的一张脸,硬生生撑起的嘴角,没有笑意,不如说这样的形容。说是有觉得这孩子内心的欢喜是能觉出来的,是来自空间孩子偶尔的动态,和他人的互动。所以断定的了百年不是感情缺乏,只不过真的只是面部少了几块儿肌肉而已。


长卿与百年恰巧相反的地方


百年或许做事思考不如长卿全面,但是两者出发角度不同,长卿是以个人出发,包括了百年和叶络在内,而百年则是以山庄为主,个人和他人统统为辅。百年个人说过,他难信人,首信的是同门,对长卿,只是对晚入门弟子的照料而已。这是他个人说,但既然是卿白文,自然不会处处随了那俩人个人意愿呵呵呵=-=。个人觉得,的确,让百年那性子去信任一个后入门的弟子,很难,哪怕日后的朝夕相处。所以百年对长卿的信赖,是潜意识中的,比如和长卿的共同作战会把不自觉把后背交给对方。但是百年个人的主观意识,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会喜欢这人信任这人的,明明是个后来者。所以与长卿的恰巧相反,喜欢就喜欢,长卿虽然不会去表露,但也不会去掩盖,或者骗自己,他喜欢那俩人,就交予了信任。虽然俩人大抵都是认为这人不会信任自己,再者叶络看的广些,但是却无法对同门解释长卿其实是信你的这件事。暂时其他还未想到,待定。



陆白炎


暂定


唐孤鸿


既然问了那个问题,那麽就先来回答二师父的答案。和二师父讲清楚的一系列问题,也放在这里“二师父二师父,我想不太明白,问了几个人也还是不明所以,所以还是来问问你。如果和恋人偶尔一次又一次的话题摩擦的话,二师父会不会想要恋人的安抚...之类的[......]突然而起的话题,两人看法不同,甚至最后有点儿互相噎人的感觉,最后的结局是不欢而散这样[......]的确正常啦,因为人的思想本来就会不同,不过是朋友或者是恋人的话,偶尔会想让对方认同自己而拼命解释吧?而对方态度却是不紧不慢无法判断...会不会愠火生气从而想让对方安抚自己...之类的?[.....]”最后的问题二师父回答了是“这个看每个人的吧”。所以我又和二师父重申了一遍,我问的是二师父你。二师父的回答是不会。虽然也是有设想过的,但是接触少,果然还是摸不太清,若是这样的话,会怎样的排压泄愤。二师父回答是杀戮一生。然后我又脑补了下二师父提着弩气冲冲的冲出去了?x不对。二师父的话,更可能的举动是‘嘭’的一下关了门,一脸阴沉[..]不至于,肯定是没了平日的光彩,一脸木讷僵硬的出去隐身追命了更可能。再来就写写看所有细节接触到的二师父,以及捏造出来的唐孤鸿。初遇是高冷的炮,平日虽然是,真的是用高冷来形容比较恰好,因为唐门的形象,带着面具的形象,虽然二师父看起来不是太愿意带面具的样子?和百年的面瘫不同,这人是长的高冷,百年是性子的高冷,只是面瘫而已。二师父会正常的喜怒哀乐,不会刻意迎合人的喜怒哀乐,嗯,果然好一只糖炮炮。熟了后会发现这人有点儿逗比,还沾着些话痨。初见的印象,大抵都是一概的高冷吧。外表形象原因,看起来像是那种不会对他人言辞而动容的人,不过在意外的地方会心细,判断出你无恶意会仔细听你的话虽然看起来不像,然后会给出你他的回答。除去唐家堡的任务,喜欢和人干架,人更加随心所欲些。理智派。外观党。



——————————

稍微想写一下的人物,葑染的卿百文里爬出来的,这边小段子里出现几率小的人物。


叶络(葑染)


5岁时与百年被叶英一起捡回藏剑山庄,与失去记忆的百年不同,叶络应该是没失去记忆还相反记得清清楚楚,只是过往事他一概不提。百年没有追问,叶英更不可能会问,叶络任由这段记忆烂在心底也决口不提。最初对叶英的戒备,对藏剑山庄的敌意,跟着叶英去藏剑山庄是为给两人找个安顿的地方,更为了给百年治病。当看见百年初次看着叶英,以往呆滞的眸子带了光的时候,叶络觉得对叶英的戒备一瞬间都消散了。百年喜欢藏剑山庄,那麽他便陪着,一同守着藏剑山庄。俩人后来跟着叶孟秋开始学习,并不是叶孟秋多教导有方至少一个不是小面瘫,叶络知道百年天生就喜欢板着小脸,是很久前就这样的习惯,虽然来了藏剑山庄后被叶英影响的更重了些。而他其实天生是个偏向开朗的小话痨,并不是初入山庄那种阴森狠辣戒备的小兽。为人和善,彬彬有礼温文尔雅,心细体贴,居家好男人的必备。当然这是待友人,又或者待客人,就算杀敌也算得上绿林豪杰的那种狭义。不过叶英初识便见识到这只张牙舞爪的小兽威力,日后不好好教养会成为武林一患也说不定。也所以动了把人带走的心思。虽然早出就看出了小狼崽一样的威力想送去洛阳天策府,不过就当时的现状,还是作罢。所以给叶络的还一部分定义是,这自小便有狼崽的狠戾,长大后也,嗯,你造我造大家造,披着叽皮也不能掩藏骨子。至于为啥把本名葑染贴出来,你猜啊~[]问二师父的问题顺带想了一下傻染的回答,大抵也是了,叶络待人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和善易近人,也会带动情绪让人不会和他有距离感,能够自在相处。所以对恋人的话,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叶络不会做长卿那样扛着重剑‘我去浩气盟转风车了’这样,觉得更多的是,他会忍下去,没有忍到尽头这一说,如果忍到不能忍那麽俩人也没必要再在一起了。所以叶络应该是,微微伤神离开,让两方冷静,或者去哄对方,更可能会这样。[]当然,如果他真要和他自己那个军痞自攻自受,那个去哄对方冷战真是好法子。但若一连带扯出葑染这个军痞的话,那麽葑家要麽不参与,要参与还要扯叶络进来的话,那麽最初就要改改了,葑染和叶络到底谁才是真的‘葑染’之类的。或者参与上影卫这样的问题的话,对的也可以,葑染一直顶着‘葑染’的名义,或者战死,但正好是他被李将军救了这样,这样的设定棒棒的,毕竟‘葑染’是葑家的家主,有替身影卫啥的也正常。葑家到底是啥233333


玖烬(葑泠)


应要求来填补一下傻染的脑洞,其实没太想过自己,那麽就试试看按照基三相识的路线的话,记不太清,傻染造时,没有满级,大概是70多级?那麽就这样的设定好了,小熊孩子叶络在藏剑长大成人江湖小有名气时才碰到因缘巧合碰到的玖烬,以及当时玖烬并未认出来这人是葑染。关于玖炽,暂且设定是玖烬拾到的一孩子,取名玖炽(葑妄),二人混了稻香村生活,是在长安走散,一方被陆烟儿拾走,一方则被唐间竹(资料查到是唐简,辣么碉??)带回了唐门。前置大概是这样设定的话,再继续后续的设定。有个叫夜烬一的秀萝号,是玖烬号满级后建立的,在这边的小段子里设定的是玖烬回稻香村偶然捡到的小女孩儿,送去七秀坊了。以‘姐’‘妹’称呼。这边小段子设定的话姐妹俩人都是爱吐槽的人,以及妹更天然些,神奇的曲解了各种意思。若想用到正文里,大概要改一下,不对,是添一下,熟人面前的话痨,生人面前的语死早,擅藏心事和叶络有的一拼,被捡回来的,有句口头语是‘苍天在上,明尊去死’,当然被上面揍了好多次。重情,擅观察揣测人心,可惜表达不准确。与玖炽的再相识可以设定为玖炽先一步碰到的叶络,而后是叶络碰到的玖烬。这只喵姐喜欢独!行!!



关于葑—

叶络扯出葑性,玖烬扯出葑姓,未细写的玖炽也扯出葑姓。若可以,那麽可以用这个奇怪的葑姓家族做些什麽事,比如叶络5岁前的身份,再者是叶百年5岁前的身份。也可以到时在擅自捏造,葑姓不用,而是用其他一些,脑洞随时开。

评论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