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冷战,算个ball——陆白炎和唐孤鸿二三事

“师父,你和二师父吵架了?”

“没”

“可是你和二师父近一个月没见面没联系了”

“原来不也有近半年的时候不联系”

“但他这次任务不就在扬州附近,你俩正碰了面,却还擦身而过选择了不同的客栈= =”

“...”

...

“你看花眼了”

“我个大槽(#`′)凸”

“修养”

“(#`′)凸”

“...”



大半夜的

“嗙嗙嗙——”

“姐,姐,大师父,你们在不在——”

敲的不是门,是窗户。陆白炎开了窗,看了一向笑眯眯的小萝莉难得着急了的神色。

“怎麽了?”

“二师父任务中受伤了,回房间后就昏迷不醒了”

“那你该去找大夫”

然后顺手关了窗,眉宇间还是往日淡然的神色,一点不着慌。

“师父!”

大半夜的不该大喊,硬生生的押住后半声,气的想跺脚又怕把房顶踹漏。秀萝很不爽。

“(#`′)凸尼玛魂淡师父果然跟二师父吵架了吧,还学会冷战,你俩偷看了多少本小黄书!妹,走,带我去看二师父。”



哪怕是练武的人夜烬一不过是个孩子,自家师父遇难自然先想到的是最亲近的人,特别是自家师父这职业也就敢信任亲近的人。

知道师父平日性子淡漠,但对二师父的喜欢还是表现的很清楚,因为不知名的吵架就闹到现在这地步,不造俩人是不是脑子都有病!有坑!还很大!

秀萝还是气没消,拧着带水毛巾,那力道完全是把毛巾当成陆白炎来泄愤。俩人费劲的总算是扒开了自家二师父的衣服。又为了不碰伤口,褪去衣服时两个人都觉得后背沁了汗。

姐妹却是同方向的吐槽,“卧槽衣服这么麻烦,师父想和二师父做的时候,拔完衣服真的还有心情做吗???”

快把思想跑回原位啊这位喵姐和秀萝。

秀萝擦拭着伤口,另一位则负责着换水,以及翻找绷带和二师父随身带的瓶瓶罐罐。

“...那个啥,妹啊,你说二师父是唐门,...唐门做的毒和治病的药,这瓶子怎麽分辨...”

“......我不造啊TAT”

“。。。万一不小心用错药毒了二师父怎麽办”

“......我不造啊TAT!!!”

“所以师父还是你来吧!!!”

...

秀萝睁大眼睛瞅了瞅四周,啥都没有,再瞅瞅姐,还是再瞅瓶瓶罐罐的样子,刚才姐真有说话还是自己也有病有坑的错觉了。

玖烬放了扯不清的瓶瓶罐罐扯着自家的妹出屋关门。

“姐你武功又提高了发现了师父的伪装?”

“我不造啊0w0”

“欸???”

“我蒙的,师父一定在”

“可信吗?!!!姐你也变得和师父一样不可信了好吗!!!”



窗外是一轮弯月撒了一地银亮,室内是一盏烛光铺了满屋橙黄。解了暗尘弥散,陆白炎拿起方才秀萝匆忙间被抛下的毛巾,又沁了水洗了一遍。伤口在腰侧,是一个不方便躺也不方便趴的位置。

处理了伤口附近的血污,确认了只是普通伤口,昏迷的原因大抵是因为迷药之类。陆白炎又去翻了那人的瓶瓶罐罐。早在很久前就听这人说过唐门每人惯用的药瓶都有自己的记号,而他是觉得自己记号是最帅气的一个。

辨认出了哪是伤药,拿了绷带,尽量温柔的托起人让人侧趴自己身上,调整了姿势,不触及伤口,上药,包扎。往日般揉了揉人的发,看着渐渐松开的眉头,不自觉也放松了心底一口气,依着床框也眯眼睡了过去。



又是像往日般正常的日子,正常的行为再加偶尔闪瞎眼的举动。玖烬看了看闪耀二人组,再看看开心的妹。
“←_←呵,冷战算个毛..。小黄本不够看。”

评论
热度(7)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