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陆白炎和唐孤鸿的二三事

数好了窗户一个鸟翔碧空加蹑云就踹了进去,早就各种因缘巧合下撞过无数次窗户,结实的很√ 长安的建筑早就想吐槽了,屋子挨的太过紧凑,任务完了正好在客栈后面,懒得往前绕。破窗而入不打紧,目光所视不是整洁的房间而是一扇风景画的屏风,“???!!!”直直一脚踏入一摊水池子,啊不,是水桶。
赶路刚到客栈跟小二要了热水舒服泡了还没一刻钟,突然就是破窗的声音,和直直朝自己面门撞过来了的脸。听破窗时一瞬间的戒备,看清撞过来刹不住脚的人脸时下意识张开的双臂和抑不住轻扬起来的嘴角。
“哗啦”
好一副鸳鸯出浴图√
“你怎麽在这里?又探了我的路提前到房间洗干净等我临幸?”抹一把脸上的水,唐孤鸿一番话说的极其顺畅。
前倾了倾身子瞅人被迫贴在浴桶边沿,整个一将压倒未压倒的姿势。“谁压谁呢?”
“咚咚咚”
意思性的敲门声伴着女声直接推门进屋,“师父你帮我瞅瞅这块儿材料...在沐浴?...啊。”直接拔过头瞅一眼屏风后淡定收回脑袋,玖烬把石头收回包裹袋子默念非礼勿视。偷看还成,这麽光明正大的被俩人轮流按地上拍不太好。“二师父我妹在麽?”
到底还是中原这边放不开,绕是神经再大条的唐孤鸿也忍不住脸热起来。衣服一人脱光一人没脱不对,戏水图被徒弟看到不对,最重要的是姿势不对。西域那边这麽开放,女弟子可以随便看男师父沐浴图吗?我也要成为女弟子。重点不对啊这位师父。“嗯,她吵着困现下大概在床上睡觉吧”
早就松了牵制一撑桶边唐孤鸿跳出浴桶,另一个也起身擦拭换装。

“二师父你不觉得信息量有点儿大吗??比如你和我妹去开房了!把她弄到现在还在床上睡?那麽小个萝莉你下手了???你下手了??????”拔着门框退出房门前


'哗——'
世界安静了√啊不,房内。
——午后
“妹上次是我出钱,这次的糖葫芦该是你出钱”
“姐你比我大不该多为妹付出一次,请客一次?”
最后姐妹俩AA了一串糖葫芦一人咬一颗,然后看男为男挑衣服闪瞎眼睛。
“这件妖,这叫娘,这件配的腰带不好看,这件衣袖的搭配有问题...”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衣服瞅瞅,再往面前人身上比量试试。
另一方是莫不出声的主,也时不时拿些近在手边的衣服,往身边人身上比量。
俩人是一紧一慢的动作,眼神也几乎没有交汇,就在衣服和身躯上来回晃,倒也是配合的默契,互不碍事,顺当的很。以至到了最后,耐着性子试完了最后一件衣服。
“果然还是你现在穿的这身最好看。”达成了共识,双双埋步离开。
衣铺老板早就流出一脸汗,看看一人背着的刀,另一人腰上的匣子,再瞅着最后双双把家还的背影,像吃了个大苦瓜,皱成大河川,也没敢说一个不字。
“姐我可算想明白为何天策军每次看到藏剑弟子都忍不住说一句,'真是闪瞎了我的狗眼!'原来是这麽回事”秀萝嘴里还刚咬下一颗糖葫芦,鼓着一边的腮帮子,笑的可开心。
性质完全完全差了个十万八千里啊你怎麽理解的求解啊这位妹!

——————————后续再想想
评论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