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犹记得初遇(代入第一视角)——师父篇

初遇陆白炎


  还记得为了明教的喵宠,费劲巴拉的努力了一天,先不说为了猫铃铛,闯了无数次的光明顶,闯到最后简直两眼无神进进出出,运气就是那麽差。进进出出进进出出,以至于数次后问寒松都忍不住问:"玖烬你也是准备逗我呢还是逗我呢。"玖烬觉得已经黑手到老血都吐不出。站桩的前几人也早就是一副“有人经过吗,我不造呢zzZ”星木旗掌旗使也随便抬抬手武器都没举起来准备睁眼闭眼让'黑喵'这样过了去身后房间黑运气。毕竟是同门下的弟子,何苦相煎何太急x

  运气黑就算了,玖烬其实回大漠前觉得自己还算不错能识路的,当她在往生涧迷路了一个时臣后她就清醒了,不,觉醒了果然自己还是个路痴的能力。于是为了找那个胆小的马贼,简直不是不想吐槽,既然胆子小当什麽马贼真是,还要费劲巴拉找,给老娘死出来啊淦!伴随着这样的吼声又因为没注意气力而吧唧摔在地上。疼!不能杀了小贼,总之在得到藏宝图后玖烬还是伸手给了小贼一肘子。

  找琉璃珠,还是不太明白该怎样做,于是就先去了绿洲,弄回了马奶酒。听说是'献'给映月湖那边的老爷子的。酒味混杂着奶味,玖烬喜欢酒,可是习惯了中原的酒总是觉得马奶酒,才是怪怪的那个吧x 一直蛮喜欢老爷子,和老人家聊的也开心,虽然又觉得他说了一堆玄机的话,不过没听懂,收了绳子,又去找马贼找钱币,中途又迷路了,那就不说了x总之平安吉祥配是做好了。

  果然,还是不太造,挖宝是个啥子x总之去找杂货商买了铲子,又听几人说绿洲附近琉璃珠出的几率很高。okay那麽就去绿洲挖,总之是带着罗盘就跑去绿洲了。罗盘的作用,就是!随身带着!几乎挨着绿洲从一头挖到另一头,绕着圈挖挖挖。总觉得,已经不是双目死灰,而是泪流满面。卧槽琉璃珠在哪里,能不能教人好好挖宝了,那个罗盘除了指个不知所云的方向还能干啥!绿洲人的眼光看自己已经变了好吗,连那个驴看自己的目光都变了好伐QAQQ!!!直到最后也没人教清楚罗盘的用法,倒是自己别弄,才算明白。是不是我出生不在大漠就TM沟通困难QAQ!!??

  其实一直挖到当晚,都没挖出来,还没想通罗盘的用法。被朋友拽走去逛去玩,带她瞅大漠。朋友是唐门。也是在回归大漠前相遇的,到也是一起在稻香村长大的小伙伴。到处跑跑,最后去了映月湖。玖烬喜欢那边的月亮,一天的汗和泥土可以顺带在湖里晃一圈,衣服内力烘干就好了。偶尔会有那麽几天,映月湖的人会很多,平日只有老爷子的,十人左右就显得超热闹了。记不清是朋友的师祖还是师父,按辈分玖烬也是要称一声师傅或者师祖。长辈给朋友放了烟火,心形的漂亮的烟火。自身也能觉出身份有些不伦不类的微妙,岸上放着烟火,玖烬索性跳到了水里。也算清一清脑袋。

  不是不想和人亲近,只是不会。也不会学,很笨。能和人保持个不淡不亲的距离就已经是进步了。有点羡慕,于自己,也有点苦涩。朋友不解玖烬的行为,就跳了湖来找她,让她上去玩啊。站在树旁边微微隆起的高地上,玖烬瞅瞅朋友在和长辈聊的正开心,也就笑笑转回了头,抬头跟老爷子打招呼,“老人家,上午的绳子,谢谢了呢w”有人在的时候,老爷子除非必要是不会开口的,安静的像一尊石像,玖烬也没期待着回应,倒是随意瞅了瞅附近,也同样是个唐门的炮姐站在树上,站在老爷子旁边,还有一个,看起来是同门,不造是谁的门下。“你是在做这个?”清冷的声线,伴随着一个响指,再就是熟悉到不行的软萌萌的小生物的叫声。

  “是桃桃欸...圣女大人给你了居然n”出于对猫这种生物的喜欢,玖烬觉得一身的疲累都随着那叫声跑没了。伸手碰了碰小小的脑袋,有种连身带心都满满治愈的感觉。没再听到回应,当然玖烬的目光也没再往喵哥身上移过去。毕竟算是还没成功毕业的学生,突然的任务把玖烬叫走了。临走前留意了下喵哥和同喵哥站在一起的炮姐的联络方式,至于信鸽或者信使能不能找的到他们人,那另算x

  和朋友道了别,往回赶的路上,虽然不太理解现在的心情,但是玖烬确实是很想把喵哥吊起来打的233[.]他怎麽可能造,一个人慢慢摸索着圣女给的暧昧不清的提示和任务,然后自己一点儿点儿摸索着找任务,辛苦了一天最后却败在挖宝上,和老人家随口道个谢,却被另个人说了句你在做这个啊然后直接把最后成果拿出来的那种感受。简而言之,大概是感觉被低看了,又或者,我行你不行吧x 当然玖烬也造这根本是她自己钻了死角,可是这感觉就是TM不消失啊。

  第二日,暂时清了所有任务,想了一夜才想通的罗盘的奥妙,才算挖到了琉璃珠,休息了一夜觉得精神恢复的不错,然后玖烬就控制不住的一口老血卧个大槽。晃悠悠的四处找小鱼干准备换鱼味点心的时候,玖烬突然的做了个决定,那个让她不爽的人233 去拜师,然后学艺,然后仇杀他233  当然前提是找得到人的话233,因为是太过突然的决定,怕冲动行事,玖烬干脆就定下了如果今天碰不到他这事就算了,当做只是记忆里的偶遇好了。还真是,好死不死的,夜里准备休息了,信鸽敲了窗户飞了进来,“?”当时真是又是好大一口老血。她仔细想了措词,就算不算做信件,也是一句很长很长的人话!怎麽就得到个这麽不是人的回答=-=

  果然还是觉得这个人很不爽。但心里还是难掩的一丝开心。一来一回,来来回回,信鸽看自己的眼神都要变了简直x 意识到的时候,才发觉貌似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给泄露了OJL 这男人最终简直嘲讽蠢一样行事的“哈哈哈”=-=[]做不了亲传弟子,但也算是拜师成功了233=-=

  早就毕业多日混于江湖时,玖烬也算发现果然那时的自己白的可怕x怎麽就摊上一那样的师父x什麽都没教让人自学成才的魂淡 凸!偏偏自己又是难近人的性子,老难认上的师父,找不找第二位都是问题,更肯定不会主动说断就断的关系。认栽了xq


  ————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评论
热度(2)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