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师控|师父and老师|

曹长卿和叶百年那些二三事

#“基三友人向呵呵”#

 还是曹长卿的时候,不,准确的说是曹长卿还是藏剑的时候,那是个标准到不行的“阔少”。一脸爷就是有钱连根头发都是沾了金粉的闪瞎一群人的眼。左晃晃,右晃晃,然后叶百年看不下去了,就一个重剑拍过去。在接下来就是俩人不分啥人在前的亲密切磋。
 后来曹长卿去了纯阳宫,改名苏子矜。本来就不算藏剑山庄内室弟子,不过是功底好的哪家远房的孩子,他想修炼纯阳的内功,也就由着他去了。最初没了整天叽叽喳喳的人,叶百年也确实有点儿不习惯。不过也就仅限“习惯”问题了。
 又不是,江湖不相见。
 再次遇见曹长卿,不,现在应该是苏子矜。再次相遇时,曹长卿正顶着恶人谷的脑袋,给浩气盟的弟子插气场。爷就是那麽叼你来打我啊√ 叶百年觉得自己多日没爆起来的青筋又调皮了。
 晕乎乎了几秒,苏子矜意识到自己被个浩气叽砸了,刚想打回去发现了原来是熟脸。“哟,百年,好久不见!”然后又是一阵缠缠绵绵的切磋。对纯阳招式的不熟使得叶百年处于下风。握紧了重剑,又是要拍过去的节奏。
 “等等等等”苏子矜突的收了剑做了个止住的手势。百年硬生生收势,只觉得虎口发麻,差点连重剑也抓不稳。“干啥- -”
 一个浩气一个恶人,恶人手把手的教浩气,世界真美好√
 当然苏子矜也发现了个问题。
 很严重。
 教完了百年怎么打剑纯后,苏子矜发现自己胜的几率直线下降,在野外常常被拍在地上起不来。
 叶百年觉得终于爽了,连带世界也亮堂起来了√
 苏子矜一脸想哭的简直要蹲地画圈圈诅咒了。
 苏子矜也会发现百年除了小面瘫,还会有另一面。偶尔回一次藏剑,碰见百年自远方邮寄过来的书到了,百年会特别开心,连带见了他也是难得的笑容。然后苏子矜想了想,吐槽百年,“你该‘叽叽叽’才对。”“叽叽叽!”
 欸这孩子当真有点儿可爱。这麽想苏子矜。直到下次又被拍在野外的地上。果然还是不可爱的熊孩子吧!

——————

评论
热度(2)

© 今天也来点儿明糖吧 | Powered by LOFTER